美人不折腰

作者:也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30 章

      沙啞的聲音落下,祁淵凌于半空,整個身子籠罩于府邸上方,揚起可遮天的手意欲拍下 。
      
      裴言內心翻騰,“判官筆。”
      
      他大喊,判官筆立刻如抵抗之勢阻止祁淵。
      
      趁此,裴言拉著阮瑾往外跑,這里是祁淵設下的幻境,裴言現在虛弱得緊,實在沒有多余力氣去破除。
      
      忽然,阮瑾拉住他,裴言喘著氣疑惑回頭,“嗯?”
      
      “他說這里是死局,一旦踏入九死一生。”
      
      “他說你就信!”裴言恨不得戳戳阮瑾的腦門,這都什么情況了,還在這兒想東想西。
      
      阮瑾松開他的手,面色不對。
      
      不知怎么,裴言心起緊張,“阮瑾你…”
      
      阮瑾抬手,手里舉著那匕首,銀光奪目。
      
      “你要干什么?”裴言聲線微動,哪知阮瑾突然退后一步,揚手——
      
      “嘩”的一聲。
      
      血花濺到裴言臉上,他恍惚的站在原處,眼睜睜的看著阮瑾慢慢倒下 。
      
      “阮瑾!”
      
      裴言忙過去扶起他,一時不知該如何,他看了看虛弱的阮瑾,咽了咽口水狠下心將那匕首抽出來。
      
      耳畔傳來阮瑾隱忍吃痛的聲音。
      
      “你……你是想氣死我?”裴言滿目委屈,他大老遠跑過來救他,結果他倒好自刎了。
      
      阮瑾艱難抬手指著裴言身后的門,道:“開了。”
      
      裴言明白過來,阮瑾是這府邸的鑰匙。
      
      不行,裴言有點頭疼。
      
      氣得他全身都疼,“我……你……”
      
      阮瑾垂目,看著手指上的紅線漸漸脫落,自嘲一笑,“如你所愿,斷了。”
      
      “你是傻子嗎?紅線有你命重要嗎?”裴言邊是看著阮瑾流血的胸膛,一邊試著施法,奈何匕首不是普通匕首,連祁淵都能砍傷,別說現在還是一介凡人的阮瑾。
      
      阮瑾抿唇不說話,倒真像是做錯事一般。
      
      這會兒祁淵那邊傳來動靜。
      
      “哈哈哈哈……你們都得死。”祁淵已經被判官筆卸掉一只手,他卻感覺不到疼痛般,拖著殘缺的魂魄過來。
      
      “你……走吧。”阮瑾虛弱的推讓裴言。
      
      “走什么走,那匕首會傷及你魂魄的!”裴言直接給他吼回去,他突然轉首,面露寒霜,惡狠狠的看著祁淵,“既然你執念不消,那我只能讓你魂歸天地了。”
      
      裴言話音剛落,身后的門被人掰開,“裴兄我來了!”
      
      赤炎說時遲那時快,如一團金光手執金槍同祁淵對峙起來。
      
      裴言的白眼來不及收回,趕緊攙扶著阮瑾挪到墻角,“阮瑾阮瑾?” 拍拍他的臉,阮瑾靠在裴言肩上,“我在。”
      
      裴言松口氣,“你堅持堅持……我想想辦法啊。”裴言哆嗦著,痛恨自己這一刻腦子空空 。
      
      見他著急的模樣,阮瑾不自覺的揚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無妨的,聽他說你是陰官……我死了之后應該還會見到你吧?”
      
      “他說什么你都信!?”裴言揪著眉頭內心氣急。
      
      還見他,光是那匕首都能傷及寧曄本身,不知道之后怎么辦呢。
      
      “可是……我很累,一點都睜不開眼……”阮瑾虛虛說著,話音越來越小,裴言忙的給他施法吊命。
      
      奈何……
      
      原本斷了的紅線徹底消失。仿佛從未存在。
      
      “阮瑾!!!”裴言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都心情,很悶……甚至被揪起一塊兒,疼得他無暇去顧及。
      
      盡管他知道阮瑾也就是寧曄并不會真正離去,頂多……他這次歷劫白費了。
      
      裴言嘆口氣,“罷了,大不了改日你來冥府找我算賬,是死是活我都聽你的。”他相信那匕首或許會傷及寧曄魂魄,到底要不了命。
      
      這會兒那邊赤炎和祁淵打得不可開交。
      
      赤炎修為在裴言之上,祁淵本就虛弱自然不是赤炎對手,幾個回合祁淵便被赤炎打趴在地無法動彈。
      
      赤炎舉起金槍眼睛也不眨的刺入祁淵體內,裴言趕到,“且慢!”
      
      赤炎疑惑,“啊?裴兄你晚了一步。”
      
      說話間,裴言連白眼都懶得給他忙跑過去抓著祁淵,“你說,到底是誰與你勾結的!”
      
      祁淵的魂魄怨氣消散,身子逐漸透明起來,無論裴言怎么逼問他皆是不多言一句。
      
      赤炎收回金槍,“裴兄你這是……”
      
      “說啊,誰與你勾結陷害冥府大亂!”
      
      祁淵笑開,斜眼冷冷的看著裴言,“你會知道,你會遭到報應的。”
      
      “祁淵……”裴言眼睜睜的看著他魂飛魄散,在那一瞬間,府邸恢復成阮府的模樣,天已經大亮陽光照入,一切都顯得美好。
      
      “你怎么能了結了他!?”裴言實在是憋悶。
      
      赤炎摸不著情況,“是冥主下令,干脆直接結果他免得麻煩,還好我來得及時,不然就給你收尸了。”
      
      “我……”
      
      裴言捂著頭,他只能將這些氣咽下去,趕緊去查看阮府中人,還好都只是短暫昏迷。
      
      如果他估計不錯的話,這阮府就是五百年前祁府的位置,因此,最后祁淵才會選擇這里。
      
      “裴兄,那位怎么辦?”赤炎指指阮瑾的身體。
      
      裴言得是跟 做錯事般巴巴跑過去攙扶起已經死去的阮瑾。
      
      “是我對不住你……”
      
      ……
      
      回去冥府的路上裴言一個字也沒說,把赤炎嚇得不輕。
      
      “哎呀裴兄,他好歹是寧曄啊,小小匕首不至于的,你莫放在心上。”
      
      “給你插一刀試試?”裴言的眼眸失了往日明亮,瞧來沉悶至極。
      
      這……赤炎一時無話可說。
      
      “要不你回陰律司好好休息,我去找冥主匯報情況。”
      
      裴言話也沒說直接往陰律司而去,赤炎更想不通了……他不就……好吧,他確實來晚了一步。
      
      ……
      
      陰律司
      
      裴言苦巴巴的坐在殿上,孤孤單單冷冷清清。
      
      接下來幾日,裴言沒事就往天子殿跑,弄得整個冥府皆知。
      
      宣危沉著眸子,耐著性子道:“寧曄沒事,我同你保證如何!?”
      
      “那倒不用,不過寧曄仙君沒受傷嗎?”裴言緊張的問道,誠然從前幾天開始他就追在宣危背后追問。
      
      一副定要知道結果才作罷。
      
      “那匕首被施了咒法,還好寧曄修為高深,這點傷對他不算什么,此刻還在天宮靜養,你不必愧疚。”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開始隔日更了喲,只有這一周,后面恢復日更,五一快樂,隨機掉小紅包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波克棋牌 <大富豪棋牌>| <腾讯棋牌>| <大富豪棋牌>| <九乐棋牌>| <家居>| <99棋牌>| <腾讯棋牌>| <天天乐棋牌>| <老棋牌>| <大神棋牌>| <大神棋牌>| <九乐棋牌>| <天气>| <大富豪棋牌>| <大神棋牌>| <九乐棋牌>| <比特棋牌>| <天天乐棋牌>| <财经>| <大神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