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不折腰

作者:也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29 章

      這段時日,裴言被玩兒得團團轉。
      
      越想越氣,恨不得扇祁淵幾個大嘴巴子。
      
      一路帶著怒氣的裴言心里一邊罵著祁淵一邊祈禱著阮瑾沒事兒。
      
      如果他沒猜錯,祁淵怕是早就知道巫師真正的身份。
      
      而且很可能比他早一步知曉阮瑾就是寧曄。
      
      只是……
      
      當他趕到別院時,發現整個屋子空無一人。
      
      “不可能啊,一個下人都沒有?”
      
      裴言自問他離開不過幾個時辰的功夫,這里怎么可能一人不留?
      
      他沖到阮瑾的屋子,里面整齊非常,等到注意到書桌時定住了眼。
      
      上面擺著一枝香,一支毛筆和一把折扇,且那折扇歪著放在桌角要掉不掉的樣子 。
      
      嗯?這不是他送給阮瑾的東西嗎?
      
      依著阮瑾的性子絕對不會將這些東西亂放至此。
      
      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他被帶走了。
      
      裴言冷靜下來, 在原地轉了兩圈,他突然看向手中紅線,嘴里念了句咒法,紅線立刻顯形。他松口氣,跟著警惕掛在眉梢。
      
      最終他拖著疲累的身體追隨紅線的方向,到了熟悉的地方——阮府。
      
      此刻的阮府安靜得不像話,裴言推開緊閉的朱紅之門。
      
      入目的不再是熟悉的阮府府內光景。
      
      而是……真正的祁府。
      
      此刻明月高懸,一切都透著詭異。裴言站在石階上,身后的門跟著關上。
      
      裴言緩了一口氣,抹掉頭上的細汗。
      
      他望著手上紅線,該不該慶幸這會兒還有這玩意兒連接著他和阮瑾。
      
      看著紅線連接的方向,裴言鎮定下來跟著紅線而去。
      
      五百年前的府邸和現在擺設相差許多,裴言在經過堂屋之時,甚至聽到追逐打鬧的聲音。
      
      他感知著周圍,鬼氣濃郁至極,壓根發現不了祁淵具體于何處。
      
      他嘗試著扯動紅線,本是沒做希望,哪知片刻之后,紅線那頭傳來動靜,他的手指跟著抖了抖。
      
      裴言緊繃的心總算是得到松懈,阮瑾他沒事。
      
      等他繞到一處后院之時, 目光所及之處是一個背影。
      
      一個身著盔甲的背影,而那背影的對面就是阮瑾。
      
      阮瑾同他遙遙相望 。
      
      裴言身體泛冷,面色沉黑。
      
      前面的兩人平靜的坐在棋桌旁,裴言緩緩靠近,盡管所過之處都是虛妄。
      
      唯一真實的就是他們三人。
      
      祁淵手執白子,側首帶笑的看著裴言,“好久不見,裴大人。”
      
      他的笑冷然入骨,裴言定然不動。
      
      “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嗎?”裴言沉下聲音道。
      
      祁淵深覺好笑般看了眼對面的阮瑾,“當然知道,報仇啊。”
      
      說完,他又將目光放在裴言身上,“該來的都來了。”
      
      裴言不解他這話是何意,什么叫該來的都來了。
      
      正當他思慮之際,祁淵站起身來, “裴大人,冤有頭債有主,他欠我的始終得還,不管他是誰。” 他指著阮瑾道 。
      
      這時,冥主和司寂大人的話飄進裴言腦海。
      
      “那你且說他欠你什么了?”
      
      “你想拖延時間嗎?”
      
      裴言搖首,“好歹也讓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吧。這件事從頭至尾都是你一人所言。”
      
      “他蠱惑我殺及全家老小便足矣。”祁淵指著阮瑾,話音波動隱含怒火。
      
      “我又怎知你所言非虛?”
      
      “你信與不信與我何干?”祁淵突然看向阮瑾,黑眸閃爍異光。
      
      “既然都到齊了,不如來玩兒個游戲。”祁淵對著裴言和阮瑾說道。
      
      他指著阮瑾,“若是你能殺了他我可能會放過你。”
      
      那個他自然是指裴言。
      
      阮瑾神色未顯,倒是裴言冷笑,“你跟我是有多大怨多大仇?”
      
      祁淵控制著阮瑾站起來,一邊對裴言說道:“若是裴大人能殺了他,豈不更好,我也可乖乖隨你回冥府。”
      
      “真是沒想到祁大將軍也會用如此卑劣的手段,你認為我還會信你?”裴言皮笑肉不笑。
      
      阮瑾已經快走到裴言跟前,祁淵不知從何處拿到一把匕首塞進阮瑾手中,在他耳邊低沉道:“殺了他我就放過你,如果不……你和你的家人都會死。”
      
      裴言迎著阮瑾的雙眸,看不出什么特別。
      
      他悄悄拿出判官筆,祁淵現在的注意力完全在阮瑾身上,裴言一動不動,就在阮瑾靠近他一步之遙的時候,裴言身體立動,揚手打掉阮瑾手中的匕首,穿過他直擊祁淵。
      
      “不自量力。”祁淵躲過去,抬手間,整個府邸上方彌漫著黑氣,不見天日。
      
      裴言估計是使出了吃奶的勁兒,阮瑾被放開束縛,身體前傾一步,俯身將掉落的匕首撿起來。
      
      風勢越來越大,周遭刮起亂石,沙塵迷亂了眼。
      
      裴言還被小石頭刮傷了臉頰,一邊追擊祁淵。
      
      阮瑾看著那邊對打的兩人,捏緊手里的刀刃,裴言很少同人斗法的,這會兒幾個來回便有些支撐不住,他正當他想法子的時候,祁淵突然改變方向轉瞬間鉗制住那邊的阮瑾。
      
      站在其后,一手控制著阮瑾的脖子,裴言瞠目,“住手!”
      
      祁淵豈會聽他的,黑眸恨意浮現,企圖立刻了結阮瑾。
      
      裴言顧不得其他,雙手劃過眉眼,眉心閃耀金光,“萬鬼聽令,破!”一瞬間,風停樹止,裴言唇瓣染上血線。
      
      孤魂嚎叫之聲逼近整個府邸,祁淵感受到壓迫,有一道無形的力量在控制著他,他不甘心,在他被迫微微松開手的時候,阮瑾意識回歸揚手用匕首在他手上劃了一道。
      
      黑霧從傷痕處不停流動而出。
      
      這匕首自然不是凡物,若真插進裴言身上,可就性命堪憂了。
      
      阮瑾退后幾步,裴言適時上前接住他的身體,“沒事吧?”
      
      阮瑾看向他,眼里閃過一絲復雜,還是搖首,“沒事。”他抬手將裴言唇角的殷紅抹去,“這樣好看些。”
      
      裴言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都這會兒了他還有心同自己說這些。
      
      “小心。”裴言得見祁淵掙脫他喚魂的壓制,一把拉過阮瑾,兩人險險躲開。
      
      祁淵仿佛失去了神智,全身黑氣壓根看不清他的面貌。
      
      “死,你們都得死。”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阮瑾(微笑臉):我終于要死了,高興得原地轉圈圈~
    裴言(捂臉):我不認識他。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波克棋牌 <娱乐>| <大神棋牌>| <天天棋牌>| <波克棋牌>| <手机>| <文化>| <乐乐棋牌>| <波克棋牌>| <老棋牌>| <天天棋牌>| <天天棋牌>| <二手房>| <大富豪棋牌>| <九乐棋牌>| <天天乐棋牌>| <比特棋牌>| <天天乐棋牌>| <九乐棋牌>| <大神棋牌>| <天天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