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不折腰

作者:也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27 章

      沒等何安繼續說,裴言便一股腦的跑了。
      
      看他焦急的背影,何安眼睛閃過幾分復雜。
      
      城南別院
      
      這一次,裴言當真是爬墻。
      
      整個院子幽靜無聲,寧曄坐在院子里安靜的看著書,如果他腦門上沒纏上繃帶就更好了。
      
      “阮瑾!”
      
      阮瑾轉首,高墻之上某個人正趴在那兒同他搖手。
      
      他放下書走過去,“可以走正門的。”
      
      “守門那倆不讓我進。”一提這個裴言就來氣,他都說是阮瑾的丫鬟還是不讓他進。
      
      哎,無可奈何他選擇爬墻。
      
      這一次,他穩當落地,拍拍沾滿灰塵的手, 阮瑾遞給他一張白色絹帕,裴言毫不客氣的接過來好好的擦了擦。
      
      “誒,何安說你受傷了。”裴言自然注意到阮瑾的腦門,看那樣子傷得還不輕。
      
      “怎么回事?”他想看看阮瑾腦袋來著,意識到自己手上還有灰呢也就收手了。
      
      阮瑾搖首,“在翰林院取書的時候不小心磕到的。”
      
      “不小心磕到?”裴言半信半疑,目光往下注意到阮瑾的手,紅痕在他手上何其明顯。
      
      “那你手呢,也是不小心?”裴言指著他手道。
      
      阮瑾不說話了 。
      
      “你不說我還能不知道?”說著正準備往外走被阮瑾適時拉住 。
      
      “嗯?”
      
      “你想知道什么,我同你說便是。”阮瑾無奈道 。
      
      “到底怎么回事兒,我就離開兩天你就跑這兒來了,看模樣也不去翰林院了。”
      
      “秦國公的報復罷了。”
      
      “報復?秦逍?”
      
      阮瑾點頭,轉身往桌子那邊而去,裴言自是跟在其后。
      
      阮瑾在書閣木架上取書的時候,架子突然倒下來,也是幸好并未要命。
      
      受傷之后也只好閑賦在此,阮太傅擔心他再遭毒手,索性將其放在別院里好好養養。
      
      “翰林院有諸多是秦國公的學生。”
      
      “難不成你就忍下來?”裴言不解,壓根沒從阮瑾臉上看出些許憤恨。
      
      阮瑾搖首,“凡事都要證據,而且……這點小事,陛下不會責備秦國公。”
      
      裴言拍下桌子,“就算是他權勢大,也不能拿你泄憤啊。”
      
      “你別激動。” 阮瑾將他拉著重新坐下。
      
      “那你也不能什么事兒都往自己肚子里咽。”裴言悶悶不樂道,盡管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悶悶不樂。
      
      阮瑾將桌上點心推至裴言跟前,“正好當做休息。”
      
      裴言沒好氣的看他一眼,還是不爭氣的拿起來塞進嘴里。
      
      他心里反正是不服氣,可看著阮瑾淡然如水的模樣,他那糾結的心頓時無處安放。
      
      到了晚上,裴言趁著別院夜深人靜悄悄溜了出去。
      
      站在國公府屋檐之上,裴言選擇讓這個什么秦國公消停會兒,再別去給阮瑾找麻煩。
      
      這樣還弄得他七上八下的。
      
      他想了想選擇故技重施,干脆裝成秦家老祖宗去嚇唬嚇唬秦國公。
      
      嗯……就這樣。
      
      然后,接下來半個時辰,秦國公府熱鬧了,因為秦國公被嚇醒了,嚷嚷著列祖列宗來找他了。
      
      府中人連忙去找大夫,整個府上亂得團團轉。
      
      裴言看著這一切,總歸得消停一段時日了吧。
      
      他才不會承認心里還有幫阮瑾報仇的私心。
      
      后半夜,裴言踩著夜色悄悄溜回別院,只見自己那屋子亮著燈火,他腳步緩下,這大半夜的……
      
      靠近那屋子,輕輕推開,里面依舊安靜無聲。
      
      他剛踏入一只腳,男子清朗之聲便打在他耳邊,“你去了哪里?”
      
      裴言眨眨眼轉過頭去,正是本該陷入夢鄉的阮瑾。
      
      他沒有錯過阮瑾臉上的無奈。
      
      “去……賞月色。”
      
      “說實話。”阮瑾淡淡開口,毫不留情的戳破裴言的謊話。
      
      “那你大半夜的跑我這兒干嘛?別忘了我現在可是丫鬟,被府中下人知道,可是要被閑話的。” 他一副指責的模樣弄得阮瑾成了小人。
      
      “我……”阮瑾已經無話可說,總不能說他懷疑裴言會幫他去報復所以前來盯著,沒想到還是晚來一步?
      
      裴言擺擺手,“既然你說不出那就這樣了。我就是去賞月了!”他嘴硬道,快步走到床榻邊躺下裝作要睡覺的模樣。
      
      阮瑾走過來站在他身旁,到底沒有再執著追問,“夜涼,把被子蓋上。”
      
      裴言發小脾氣似的,閉上眼轉過身體背對著阮瑾。
      
      阮瑾:“……”
      
      最后,還是得他俯身幫其把被子蓋好,吹滅燭火,門扇關上。
      
      裴言在黑暗中睜開明亮的眸子,無神的盯著眼前,他抬手捏緊被角,若有所思。
      
      第二天一早,裴言給阮瑾留了字條,獨自去到亂葬崗。
      
      白日來此倒是沒什么涼颼颼的感覺。
      
      不過周遭空無一人怪荒涼的。
      
      裴言抬手亮出判官筆,在跟前一劃,不遠處便浮現一個鬼魂。
      
      是個孩童,睜著兩只無辜的眼睛害怕的看著裴言。
      
      誒,他長得很可怕嗎?裴言摸摸自己的臉,頭一次產生了懷疑,最后還是同那孩童招招手,亮出一個善意的笑容。
      
      “過來,我不欺負你。”
      
      孩童半信半疑的挪過來,手里還拿著根狗尾巴草。
      
      裴言摸摸孩童軟乎乎的臉,嗯……還是阮瑾的臉滑些。
      
      他回神過來,雙手把著孩童的雙肩,“哥哥問你可在此見到一個身穿鎧甲,發絲極長的男子?”
      
      孩童搖搖頭。
      
      “嗯?”裴言不大信。
      
      孩童怯懦道:“是真的,我在這里好多天,除了前幾日這里鬼氣濃郁我不敢逗留避了一陣子才回來。”
      
      額……他說的鬼氣濃郁那時應該是祁淵釋放鬼氣的那夜。
      
      也就是說這幾日祁淵并未在此現身。
      
      裴言納了悶,當日對方只顧著提及條件壓根沒告訴自己如何尋 他 。
      
      他拍拍自己腦袋,果真是越來越傻了。
      
      好吧,他其實此刻找祁淵是試圖生擒。
      
      反正他那倆條件自己是沒辦法了。
      
      還不如搏一搏,他雖然比不得祁淵,卻不代表他一點勝算都沒有。
      
      “唉……”
      
      “嘆氣會變老的。”孩童天真的說道,還上手幫他把粗氣的眉毛撫平。
      
      裴言笑了,點了點孩童的眉心,“你在這兒多久了?”
      
      孩童望天在認真的盤算,“嗯……三年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阮瑾(對手手):被欺負了,要媳婦抱抱~
    裴言:都快掉馬甲的人了,還裝?
    凡間這塊兒快要結束啦,搓手手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波克棋牌 <波克棋牌>| <大富豪棋牌>| <天天乐棋牌>| <腾讯棋牌>| <九乐棋牌>| <九乐棋牌>| <汽车>| <天天乐棋牌>| <比特棋牌>| <腾讯棋牌>| <波克棋牌>| <99棋牌>| <乐乐棋牌>| <腾讯棋牌>| <九乐棋牌>| <腾讯棋牌>| <99棋牌>| <大富豪棋牌>| <天天乐棋牌>| <乐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