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不折腰

作者:也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26 章

      輕飄飄的兩個字讓裴言有點腿軟。
      
      “寧……寧曄? ”裴言顯然生氣不足。
      
      宣危頷首確定。
      
      這也是他當年不了了之的原因。
      
      裴言更糾結了,寧曄的名字他是聽過的。也是……三界誰沒聽過啊,出了名的美男子,同時身份尊貴,天資絕倫。
      
      想當年他還想過一睹芳容呢。
      
      “可……這……”他原本懷疑的是巫師是否是幫助趙恒禍亂冥府之人。
      
      但現在……按理說傳聞中寧曄仙君一向獨身,清高桀驁絕不多管閑事。
      
      宣危理解他的疑惑,難得好心同他解釋,“四年前我就曾查過,這玉佩在五百年前就丟了。”
      
      “丟了?”裴言更是驚訝。
      
      宣危無言頷首。
      
      “而且……寧曄……”宣危說著沒有再說,反而對裴言說道:“裴言,萬事眼見不一定為實。”
      
      這話仿佛在提醒裴言,他面色沉下一時不知該說什么。
      
      宣危將畫冊還給他,沒有再多說什么。
      
      裴言離開天子殿不知不覺走到忘川河,望著波瀾不起的忘川河,裴言無意折下幾朵彼岸花坐在岸邊。
      
      不可否認,他剛開始懷疑巫師和寧曄仙君是有關系的。
      
      可是乍一想,那巫師作惡多端,怎么會同那高高在上的寧曄扯上關系。
      
      還有,師父特意將這畫冊單獨放置也實在有問題。
      
      更讓裴言無語的是,他那狼牙墜子竟然會是鑰匙。
      
      越想越煩躁。
      
      他只是想將祁淵抓回冥府而已,怎么扯出來這么多謎團。
      
      裴言撒氣般朝著忘川河扔下幾顆石頭砸起幾處水花。
      
      他垂著腦袋,默默不語的看著腳尖 。
      
      不一會兒,身邊多了道呼吸。裴言以為是哪個鬼差,道:“不要打擾我。”這話說得無力。
      
      “這是我的地盤。”
      
      深沉的話讓裴言一驚,抬眸看去……他傻了。
      
      “司寂大人……”裴言麻溜的站起來行禮道。
      
      垂下頭,那小臉頓時皺成了苦瓜臉。
      
      他這是走什么運,不過是想發泄一下就撞上冥主他叔父……
      
      司寂依舊帶著斗笠,將臉龐遮在其中。
      
      “嗯……無意打擾司寂大人。”裴言繼續說道,準備離開。
      
      就在他轉身那一刻,畫冊從他身上掉下來,裴言認命的去撿,結果一只蒼勁有力的手先一步將其撿起。
      
      裴言盯著司寂的方向,見他一頁一頁的翻閱,他壓根看不清對方的神色。
      
      “夏國巫師。”
      
      裴言抬眼,目含驚訝。之后才反應過來,對啊,冥主當年閉關了,這位又沒有。
      
      他點點頭,“……是,大人知道?”他試探問道。
      
      司寂將畫冊還給他,“聽聞過。”
      
      “那……那大人可知他蹤跡?”裴言抱著一絲希望。
      
      司寂沉默,沉默到令裴言尷尬,正想開口之時對方道:“寧曄。”
      
      “啊?”裴言沒怎么反應過來。
      
      司寂又道:“巫師就是寧曄。”
      
      裴言有種被逗了的感覺,方才冥主還告知他眼見不一定為實,不就是暗示他巫師和寧曄沒關系嗎?
      
      等等……裴言頓住,回想冥主說這話的意思。
      
      他似反應過來,冥主的意思不一定是巫師和寧曄沒有關系。而是……他從別處了解到關于巫師的惡行不一定是真的?
      
      那……到底誰在說謊呢?
      
      小眼神瞥瞥司寂,裴言還是有點虛,“敢問大人,當年夏國滅國到底為何?”
      
      “天道。”
      
      “……”
      
      “歷朝都是由天定命數,當然……有時候國君的決策會影響國之氣運。那夏國君王……可沒有那等才華。”
      
      裴言覺得這話透著一種淡漠。
      
      淡漠的看各朝各代從建立到毀滅。
      
      “所以滅國跟巫師……”
      
      “旁觀者的言論有時候是帶著偏見的。”
      
      裴言更迷茫了。
      
      他垂頭喪氣的模樣像是迷了路的兔子,可憐巴巴。
      
      司寂好心又道:“前塵往事罷了,你要做的只是將祁淵捉拿,其余的你就是操心也無用。”
      
      這倒是事實啊。
      
      裴言勉強揚起笑意,“多謝大人點撥。”說完便往陰律司方向離開。
      
      在他離開不久,宣危出現在忘川河邊。
      
      “叔父說得如此明白是想……”
      
      “你不覺得都是沖著裴言和寧曄來的嗎?”
      
      宣危垂目,當年的趙恒一事還有如今……許多事都在誘導裴言。
      
      “寧曄可不是吃素的。”宣危幽幽道。
      
      司寂走近忘川河,望著河中倒影,“事無絕對,總歸他得護得住小裴,不然你會把人交給他?”
      
      宣危眸光閃爍,“紅線都綁著了,我能如何?要么把他風光嫁出去,要么等著寧曄來搶人。”
      
      “聽起來挺有趣的。”
      
      宣危長眉挑起,“別說,我還挺好奇寧曄氣急的模樣。崩了上千年的臉該有些變化了。”
      
      ……
      
      毫不知情自己快被賣了的裴言正盤腿坐在床榻上,一會兒看看畫冊一會兒看看狼牙。
      
      他著實想不起這倆有啥聯系。
      
      巫師就是寧曄,狼牙……裴言回想,狼牙也是一個仙君給的。
      
      正當他苦惱之時,綁著手的紅線突然灼熱起來,仿佛有火焰燃燒指尖一般。
      
      裴言目不轉睛的看著紅線金光波動,燒得他難受,“這……怎么突然……”他試圖放松手指,奈何……
      
      “難不成阮瑾有危險了?”裴言猜測著,除此之外,他實在想不到與這紅線有關的事兒。
      
      不行,他得趕緊去。
      
      想也沒想的,裴言拉好衣衫沖出陰律司,恰巧撞到來找他的赤炎。
      
      被赤炎拉住,“聽說你回來了,這么急又要去哪兒。”
      
      裴言嫌棄的揮開他的手,“我有急事兒。對了,你幫我查一下寧曄仙君現在在那兒,此事重大,你若查出,日后的酒我給你包了。”
      
      說完不加耽擱的跑了。
      
      赤炎目瞪口呆,“這是……受什么刺激了?”
      
      裴言馬不停蹄的趕到人間時,差點忘了變作女裝,好在他趁人不注意趕緊變作小丫鬟。
      
      此刻,阮府之中彌漫著一股喪氣。
      
      他無意撞到何安,何安一見他顯然意外,有些猶豫的上前,“小言姑娘。”
      
      “何大哥,那個……你知道公子去哪兒了嗎?”他著急的模樣落在何安眼中便是另一種情況。
      
      “公子在城南別院。”
      
      “別院?他怎么在那兒?”裴言離開不過兩日而已。
      
      何安吞吐道:“公子受傷了在那里養傷。”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波克棋牌 <比特棋牌>| <财经>| <大富豪棋牌>| <探索>| <天天乐棋牌>| <文化>| <财经>| <99棋牌>| <腾讯棋牌>| <99棋牌>| <天气>| <九乐棋牌>| <天天乐棋牌>| <时尚>| <99棋牌>| <大富豪棋牌>| <天天乐棋牌>| <天天乐棋牌>| <大神棋牌>| <九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