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不折腰

作者:也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21 章

      裴言捂頭,一時不知道怎么接話。還是楊子舟看不過去了,“夫人不是說要給裴兄熬參湯嗎?”
      
      一句話讓曲煙反應過來,“對啊,光顧著說話了。小裴可別急著走啊,得嘗嘗嫂嫂的拿手菜。”
      
      等她走后,裴言大大的松了口氣,轉眼對上楊子舟打量的眼神,“楊兄你這是……”
      
      “若不是我了解裴兄你和煙兒,定然會懷疑她是否真對你……嗯……”他說著喝口茶并沒有說完的意思。
      
      雖沒說完,裴言也能聽得出 。
      
      哎……若不是曲煙看自己的眼神坦蕩至極,裴言自己都要懷疑對方對自己另有意思了。
      
      “楊兄莫打趣我。”裴言一臉疲累。
      
      楊子舟明白他如今多忙之事,“還沒有找到那惡鬼蹤跡?”
      
      裴言點頭,“不僅沒找到,還讓他又捷足先登一步……”
      
      楊子舟想起來裴言先前所托之事,“你拜托那女子又轉世了,莫非與那惡鬼……”
      
      “嗯,正如楊兄猜測, 他倆可能淵源頗深。”
      
      “怕是孽緣頗深。”楊子舟在冥府多年,多少事都看遍了,不過惡鬼能做到如此該是多大的仇恨。
      
      良緣還是孽緣,裴言無所知也不想知。
      
      兩人閑聊些許,裴言喝過曲煙的參湯才將其放過,最后在楊子舟保重的眼神中離開。
      
      裴言沒打算立刻回去人間,轉而去了罰惡司。
      
      這會兒去,想必韓大人已經醒了。
      
      再一次坐在森嚴的罰惡司,裴言沒等多久,韓大人便一身公服出來 。
      
      “小裴回來了?”
      
      “剛回,有些事想要請教大人。”
      
      韓大人抬手坐下,“我知道,可是為了那惡鬼一事?”
      
      裴言尷尬一笑,看來他那些事跡已經傳回冥府了。
      
      韓大人倒沒什么取笑之意,接著道:“這件事我也沒想到會這么棘手。”
      
      是啊,不僅棘手還倒霉,裴言內心苦澀,越想越郁悶,他好好一冥府判官,怎么淪落至此啊。
      
      裴言干笑,韓大人立刻道:“此事恐不是簡單將那惡鬼帶回的事兒了。”
      
      是啊,不解決祁淵的執念,怕是他寧愿魂飛魄散也不愿回到冥府 。
      
      看出他的憂慮,韓大人道:“按理說你師父會將當年卷宗保留于陰律司,你大是可以回去細查一二。”
      
      四司各執其責,互不干涉。
      
      裴言想著他那師父的脾性,的確會將過往卷宗保留,只是……
      
      “我知道的都已吩咐黑白無常告知你。若是有其他發現會吩咐鬼差告知你。”
      
      這話說得很是明了,裴言只好無功而返。
      
      他沒想過自己會在一天之內跑遍三司。
      
      窩在陰律司的書閣中,裴言將鑲嵌于壁上的幽冥燈點亮,幽藍的光將整個黑暗狹小的書閣照得通透。
      
      連著過去三個時辰,一本書一本書的查看,直看得裴言眼睛發疼。
      
      望著快要被他搬空的整個書架,裴言變作苦瓜臉,“師父,您老人家可真會給我做難題。”
      
      找來找去,愣是沒有看到祁淵的記錄。
      
      他垂頭喪氣的擺弄著手上的書頁,忽而一□□吹過,將那書頁吹得簌簌作響,幽冥燈被吹得熄滅 。
      
      裴言想起來自己離開阮府許久,若是再不回去就說不過去了。
      
      哎,一忙起來把這事兒就給忘了,起碼他現在還是阮府的小丫鬟。
      
      一骨碌的從地上爬起來,走得急不幸撞到書角,裴言捂著胳膊倒吸氣,感受到書架子頂上有重物掉下來,他連忙讓開腳步。
      
      “哐當!”
      
      一個木匣子掉落,上面灰塵厚得讓裴言嫌棄。
      
      他撿起來,看著還上了鎖,干脆搖了搖,好像……是書?
      
      他可不大相信里面是關于祁淵的卷宗,畢竟……默默回頭看著被他堆砌的如山高的過往卷宗。
      
      那些都是被他師父隨意放置的,他可不覺得祁淵有何特別到能讓師父他故意用個盒子來裝。
      
      其實說到底,他是極其不喜歡到這書閣來的。
      
      里面幾乎是關于師父的過去。裴言不愿意去想過去,那樣會讓他愧疚,愧疚自己……這么多年都沒找到師父,甚至是……師父或許已經辭世的線索。
      
      說到底,他還是個膽小鬼 。
      
      他心口澀澀,揣著那木匣子便回去人間。
      
      剛跨進阮府便看見德叔帶著一個大夫往阮瑾院子里走。
      
      裴言忙追上去,“德叔,這是……”
      
      “你這孩子,昨夜跑哪兒去了,害得小公子連夜尋找,今早上受了風臥于病榻。”德叔打斷他直接就是氣呼呼的模樣道。
      
      “阮……小公子病了?”裴言瞠目,還真被他說中了?
      
      德叔擺手,“算了,回頭再問你。” 說完,引著大夫趕緊去看病 。
      
      裴言自然是跟上去,這會兒阮瑾已經睡過去,面色蒼白,手腳冰冷。
      
      大夫開了方子,德叔拿到方子迫不及待的去抓藥,特意吩咐裴言莫要離開半步好生照看。
      
      忙完,屋子僅剩下裴言一人,他將窗扇打開些許,讓外面的陽光能夠照射進來,襯得屋子明亮溫暖些。
      
      阮瑾睡得沉,裴言也沒有刻意擾他。
      
      跟四年前一樣給他施法,見他面色越發紅潤起來,裴言才收手。
      
      “呼。”裴言嘆口氣,這點兒小法術倒是給他造成不了什么疲累。
      
      阮瑾沒有醒過來的征兆,裴言只好順著床榻坐下。
      
      就此看著阮瑾的臉,雙眉烏黑,眉眼似畫,緊閉的薄唇泛著異樣的蒼白,裴言鬼使神差的湊近了些許,他發現阮瑾的睫羽很長,以前見他眨眼就發現了 。
      
      好看啊好看,是真好看。
      
      他兀自心里贊嘆,閑得去數阮瑾的睫羽,這數著數著,原本緊閉的眼睛如花瓣綻放般睜開眼,明亮的眼腫倒影出裴言被看破的傻樣。
      
      “你……你什么時候醒的?”他大聲的說道,像是要證明自己并未心虛 。
      
      趕緊站起身子規規矩矩的站在床側。
      
      阮瑾緊盯著他,啞著嗓音道:“你去哪兒呢?”
      
      裴言隨即給他倒了杯水過來,“就……出去走了走。”
      
      他說得含糊,阮瑾并沒有細問,只是點點頭,接過他遞來的水喝下,見他喉結滾動,那一刻,裴言覺得自己好像也有點渴了。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波克棋牌 <大神棋牌>| <天天乐棋牌>| <99棋牌>| <大神棋牌>| <波克棋牌>| <大神棋牌>| <天天棋牌>| <乐乐棋牌>| <大神棋牌>| <天天棋牌>| <乐乐棋牌>| <天天棋牌>| <游戏>| <比特棋牌>| <天天乐棋牌>| <比特棋牌>| <腾讯棋牌>| <天天乐棋牌>| <老棋牌>| <天天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