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不折腰

作者:也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2 章

      裴言耳朵里灌入冷水,瞬間清醒過來,在河下面看到赤炎沖他擠眉弄眼,因為自己的落水聲也挺大的,引來不少路人圍觀。
      
      他真是憋著一口氣鐵定回頭好好修理赤炎這個……
      
      到底還是往畫舫那邊去,雖說跟下去幾個小廝模樣的男子,遠遠便看到他們在河里翻騰凍得快受不住,裴言抬手間,河水中多出一股浮游之力,將那幾個自身難保的小廝給送上去,自己再游過去找落水的人。
      
      幾個轉眼,裴言便瞧見離他不遠處有個掙扎的少年,他毫不猶豫的游過去,少年僅著了一件薄薄的白色錦衣,腰間的玉玨在水中漂浮,越是掙扎越是無力。
      
      阮瑾以為自己會溺水而亡,不曾想隱約看見一個男子朝他這邊游來。
      
      這男子甚為陌生,當不是畫舫里的人,他呼吸太弱,直到腰間多出一股力,這才勉強看清楚男子的臉龐,那雙沁水的桃花眼在他心中烙下印記,接著便受不住水中寒意暈了過去。
      
      裴言打量著少年,倒是一副好面相,雖稚嫩但也看得出是一塊美玉,似明月清輝,如矜貴公子。
      
      不多耽擱,他施法讓少年自己游上岸去,自己潛伏于水下,本欲去尋那絲鬼氣,卻發現手指有拉扯感,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他低眸望去,紅線顯現一直連著不遠處的……少年。
      
      就在裴言瞠目時,那小少年被人救起,可手中的紅線卻沒有斷,裴言跟著了魔一樣使勁兒去扯那紅線,不盼著從他手上扯下來,只盼著這紅線中間斷了也成。
      
      然而……
      
      這紅線愣是不斷。
      
      還真成精了不成!?裴言懊惱時,有顆石頭砸下來打斷他郁悶的心緒,抬眸望去正見赤炎催促他一般,裴言頓時怒火中燒,捏緊手指,這次他不收拾這個酒鬼他就不信裴!
      
      “啊!有話好好說啊,我這也沒喝酒惹禍,你干嘛打我……君子動口不動手,何苦呢!?”
      
      鬼門關前,赤炎的喊叫聲引來邊上的鬼差紛紛抱著好奇的目光遙遙相望,似難得見著熱鬧一般。
      
      裴言揪著赤炎的耳朵,一路殺到赤渾面前。
      
      與赤炎不同的是,赤渾化形得人高馬大,遠遠一看便知道不好惹,此刻吹胡子瞪眼的看著自己這個混賬弟弟。
      
      “敢問裴大人,他這是又犯什么事了?”
      
      裴言氣得臉蛋通紅,發絲衣衫早在回來之前便已經徹底干了,將捂著耳朵的赤炎甩到赤渾跟前,“令弟著實不大像話,平白無故的跑到人間喝醉酒調戲民女,這罪過可大了,我不是他的兄長無權指責,但……這樣的敗壞品性在冥府確實上不得臺面,還請赤渾兄好好管教!”他咬著牙說道。
      
      “誒,裴兄你怎可胡說,我哪里喝醉酒調戲民女了,你怎么這般污蔑于我。”在赤炎準備爭論之時,一根金繩鎖住他的身體令他一動不能動。
      
      赤炎立刻臉色變換,苦著臉道:“兄長,你莫聽他胡說,我這次可老實了。”
      
      赤渾黑著臉跟拎小雞仔一樣把赤炎領走,邊說道:“有勞裴大人將我這不爭氣的弟弟帶回來,改日定當上門感謝。”
      
      “赤渾兄不必如此客氣,乃是我應該的。”
      
      裴言勾起一抹大仇得報的笑意遠送那鬼哭狼嚎的赤炎,估摸著他可以很久不見到這克星了。
      
      回到陰律司,裴言陰沉著臉,讓手下的鬼差愣是不敢多言。
      
      手中的紅線依舊顯眼,只是連著的那一頭……裴言默默瞧著紅線延綿直直穿過陰律司的大門……他嘆息一口氣,愁悶的捏了捏眉心,這都是什么事兒啊。
      
      就在他煩悶之時,一個黑衣鬼差恭敬的走進來俯首道:“大人,天宮來了一小童子要見您。”
      
      小童子?裴言立刻將紅線隱下,貌似這紅線只有他自己能瞧見,“哪位仙君家的小童子?”他說著已走下那石階,即是天宮來的,他再有脾氣也不能得罪。
      
      鬼差蹙眉搖了搖首,“小童子并未自報家門,小的只覺他似有顧慮,也不過奈何橋,只是站在忘川河邊等待。”
      
      這就耐人尋味了,哪有天宮來的貴客站在那里等的,也不怕忘川河中突然冒出個什么鬼臉嚇著。
      
      他思索片刻,“罷了,我前去看看。”
      
      忘川河
      
      小童子面相白嫩惹人憐,眉間一點朱砂甚是討人喜歡,著一身緋紅交白短打,發上一個小髻綁了一根紅色綢帶,遠遠一看裴言便知道其身份了。
      
      一見到裴言,小童子先是拘手作禮,“裴大人,小仙乃是月下仙人座下小童。”
      
      那白白的肉臉一下激起裴言想要捏捏的沖動,好在他忍住了。
      
      回以禮數,“小童子怎不進去?”
      
      小童子顯然有些猶豫,余光默默看向望鄉臺那邊趕緊收回眼神,裴言自然注意到,腦子里立馬回想起以前聽到的傳言,貌似……月下仙人和孟娘子有些牽扯,原是不知真假,但現在小童子的模樣,恐是摻了幾分真。
      
      裴言立刻說道:“這里也挺好的,忘川河旁彼岸盛開別有風華。”
      
      小童子笑笑,身后滿是緋紅一片,河中倒影的花海確實美不似真。
      
      “今此前來,受仙人所托。敢問裴大人是否于幾個時辰以前去過人間?”
      
      這么快就知道了!?
      
      裴言想到手中紅線心虛的點點頭。
      
      小童瞧著他的手指欲言又止,裴言覺得定是被看出來了,這紅線本就小童家的看不出來才奇怪。
      
      但小童糾結的不是這個……而是,這裴大人手上……怎么會有兩根紅線!
      
      一根較為明顯,而另一根十分隱晦,怕是除了仙人和自己,就連裴言本人都看不出來。
      
      怪哉,怪哉。
      
      “那便沒錯了,大人此去人間救一公子,本是好事。但……那公子命途不凡,若是旁人出手也就罷了,偏是裴大人出手結果打破了那小公子原本的姻緣,仙人特命小童來告知大人,為避免天道無常壞了那公子命格,只好讓裴大人受累一二前去人間將那小公子原本的姻緣移正回來。”
      
      “我!?”裴言懷疑自己是否聽錯,這是不是就是多管閑事還惹一身騷!?
      
      他的怨氣在心里翻騰,將赤炎那家伙從頭罵到腳。
      
      小童確定的點了點頭,“裴大人莫急……”他說著,左右瞧瞧低聲道:“那小公子本命不凡,若是裴大人助上一二,是添了福氣解了因果,免得日后招來禍患。”
      
      “若我不應呢?”裴言挑眉相問,他著實不太想管閑事。
      
      小童為難的看著他,“不應的話……仙人恐會直接找冥主……”他聲音越來越小,到底是小童子不過是替月下仙人傳話罷了。
      
      裴言內心輕嘆,果然……那些仙君都不是省油的燈。
      
      他這是不應也得應啊。
      
      “只要他原本的姻緣歸位便可?”他不確定的問道。
      
      小童見他松口,臉上些許輕松的點了點頭,“稍后我會將一份命書交給裴大人,此乃那小公子這一世的命途,切記不可泄露于他人否則天譴將至,誰也不能搭救。裴大人千萬不要干涉那小公子其他的命途,否則還有無盡的麻煩。”
      
      小童子鄭重的口氣令裴言生疑,他多次提到那小公子命途不凡,再怎么不凡也終究是凡人,但能讓月下仙人親自出手,想必那小公子原本的身份就不簡單。
      
      裴言心下有了猜測,面上倒是一般無二,“那便依仙人所托,裴某自當盡力。”
      
      送走小童子之后,裴言默默的站在花海之中,手中的命書如千斤重,他笑笑,一雙桃花眼仿佛染了色般,令人無法移眼。
      
      “一道命書便窺盡人生八苦……”他似感嘆般移開步履往奈何橋去,經過望鄉臺時,孤魂排著長隊,且看那大缸前的素衣女子,只簡單的挽了一個發髻,別著一只素樸的白骨簪,容貌秀麗,輕柔婉約。
      
      世間都道孟女為老嫗,怕是只有死后才知其真正樣貌。
      
      拿著命書裴言回了陰律司,連夜將堆砌的卷宗批閱掉,邊是批閱邊是嘆息,盡管他心下有了一個主意,能讓他趕緊解決那小公子的姻緣。
      
      離開冥府之前,他沒忘去赤渾跟前多‘說’兩句,讓那赤焰好好閉門思過,沒事兒別出來禍害人。
      
      ……
      
      阮府
      
      “太傅,小公子醒了!”
      
      不知道是哪個丫鬟喊了一聲,讓在用膳的阮太傅立刻放下碗筷往后院廂房而去,“瑾兒……”
      
      床榻繞著天青色的床幔,隱隱約約將里面躺著的少年輪廓映照出來,房中透著一種書墨香,各方布置擺設皆是用心精致。
      
      阮瑾木木的看著上空,大夫診脈之后同旁的阮太傅交代著什么,他沒聽進去,腦子里反而想著救自己的男子。
      
      妖冶的面容,總覺得邪氣……即便如此卻吸人得緊。
      
      難道……是水鬼?
      
      阮瑾想著,阮太傅已經坐在床側,撫著他蒼白的臉頰,“瑾兒,可還有哪里不適?”
      
      阮瑾輕輕搖首,“無事了,勞父親憂心。”他低聲道。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自從我換了輸入法,我的顏文字都變成了問號臉……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波克棋牌 <专栏>| <天天棋牌>| <读书>| <腾讯棋牌>| <斗牛棋牌>| <腾讯棋牌>| <大神棋牌>| <房产>| <大神棋牌>| <比特棋牌>| <波克棋牌>| <大神棋牌>| <大富豪棋牌>| <波克棋牌>| <乐乐棋牌>| <大神棋牌>| <斗牛棋牌>| <99棋牌>| <乐乐棋牌>| <天天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