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不折腰

作者:也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8 章

      見到是裴言,何安臉上閃過些許不自在。
      
      “小言姑娘這是……”
      
      “方才可有何怪異之事?”裴言自知感覺不會錯。
      
      何安雖覺奇怪,可看到裴言嚴肅的模樣,這還是頭一回,且令他倍感壓力,甚至不敢抬眼對視。
      
      “不曾。”
      
      裴言微微瞇眼,那雙桃花眼再沒了笑意,這種改變讓何安內心忐忑。
      
      何安自然不會說謊,裴言內心思襯,屋子里確實沒什么不對勁,方才一路走來都甚是平靜。
      
      “抱歉,是我唐突了。”
      
      何安搖首,本想問他發生何事來著,可一看到裴言的面色,那是一種決斷大事的模樣。
      
      弄得何安開口一二,就是沒說出什么來。
      
      同樣的,裴言也沒給他開口的機會便轉身離開,仿佛有什么急事。
      
      何安低眸,想到今早上聽到的閑言碎語。
      
      都說,昨晚是小言將公子帶回來的。
      
      其中有下人還說,小言自打進府,不知多少次看見公子和他同進出,這還是這么多年頭一次見公子和哪個丫鬟這般親近。
      
      想想也是,小言本就生得秀美,當時進府的時候,還惹得不少人談論。
      
      何安自嘲,也許人家只是念及自己是同鄉才會親近呢。
      
      到底是……他想多了 。
      
      裴言推開門,發現屋中并沒有阮瑾的人。
      
      這么早,應該還沒去翰林院。裴言想著轉身去了書房,果不其然,阮瑾已端正的坐在桌案前看起書來。
      
      “你怎么起這么早?”而且,裴言發現對方臉上沒有絲毫疲累的痕跡。
      
      阮瑾放下書開口:“習慣了。”
      
      “你這習慣不錯,不過……你可別再喝酒了啊。”
      
      “我……喝醉后可做了……什么失禮的事?”阮瑾開口問道,臉上略有些忐忑。
      
      裴言滿心都在鬼氣上面,沒有心情同他玩笑,實話實說道:“你打了幾個紈绔子弟。”
      
      阮瑾似在回憶,看他臉上迷茫,裴言挑眉,“真不記得了?就是當日書閣欺負你的那伙兒昨晚上調戲我來著,然后我一個不注意,你就把他們全部打趴下了。”
      
      “調戲……你?”阮瑾有些驚訝,不過瞬間便收斂。
      
      裴言點點腦袋,“對啊,不過當時即便你不動手,我也會收拾他們的。竟然掐我的臉……”裴言說著越發生氣,連帶著沒有找到鬼氣所在的郁悶都平息不少。
      
      “你沒事吧?”阮瑾走過來,一步之遙看著他。
      
      “當然沒事了,我要有事兒咱倆準得流落街頭了。” 他拍拍胸脯分外自信。
      
      阮瑾確定他沒事便悄然松口氣。
      
      這會兒,門外傳來腳步聲,一個下人看見阮瑾稍有猶豫,阮瑾看在眼中,“直說便是。”
      
      下人目光停在裴言身上,“是……門外有個自稱是你朋友的男子找你。”
      
      “我?”裴言一時想不到他在人間有什么朋友。
      
      “他可介紹名字?”
      
      下人回想,“他說他叫老黑!”
      
      裴言立刻憋笑,險而笑出聲來,“我……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
      
      “是你朋友?”阮瑾看在眼里,裴言應該猜出是何人。
      
      “嗯,定是找我有事兒,我得去看看。”說完,一溜煙兒跑了。
      
      下人愣在原處,原來小言都是這樣跟公子說話的呀。
      
      一點都沒有作為下人的自覺耶。
      
      更奇怪的是公子好像已經習慣了……
      
      裴言跨出阮府,便看到附近徘徊的男子,一身黑衣,當真不愧他的名字。
      
      要是換了白無常會不會說自己叫老白?
      
      裴言笑笑,黑無常比之白無常和自己已經很正常了,就是他原本的模樣,只是換了衣服,透著人氣兒了不少
      
      見到他,連忙要行禮,裴言先一步阻止,“不必拘泥小節了,發現什么了?”
      
      沒什么事兒,黑無常當是不會光明正大的來找自己。
      
      現如今,黑無常也無心思把注意力放在裴言的女裝身上,正經道:“鬼氣在城中到處彌漫。”
      
      裴言眉心一跳,黑無常又道:“但只是一瞬間。這些都是城隍手下神官告知我的。”
      
      裴言捏捏眉心,那剛才在府上感知的當不是他的錯覺。
      
      “最近盯緊點,按理說他也該動手了。”依著祁淵的脾性,能忍耐至此也是極限。
      
      “是。”
      
      裴言閉上眼,總覺得今日……不太平。
      
      希望是他的錯覺。
      
      然而有時候就是好的不靈壞的靈。
      
      秦逍死了。
      
      這個消息是晚上才傳出來的,裴言正坐在房中……吃宵夜。
      
      一口差點噎著。
      
      因為阮瑾被大理寺帶走了,約莫兩個時辰過后才回來,接著與阮太傅在書房當中不知道說些什么,又是一個時辰。
      
      裴言手肘撐著腦袋,一手咬著松軟可口的水晶糕,就說昨夜見著那秦逍,越發虛弱的模樣,當是厄運將至。
      
      只是沒想到這么快。
      
      他發愣之際,陰影罩在他臉上,裴言順著看去,原是有人擋住了他的白月光。
      
      “大理寺沒怎么你吧?”裴言放下吃食,拍拍手問道。
      
      阮瑾搖首,“這幾日你莫要出門,秦國公……就是秦逍的父親可能會借機報復。”
      
      “報復?……你?”裴言一想應該是。
      
      阮瑾頷首,秦國公府和阮府一向不對付,累及小輩也是,秦逍自小便看自己不得眼,已成習慣。
      
      方才去大理寺走了一遭,本是昨夜秦逍一伙人落水之前同他發生口角,問話罷了。
      
      再怎么,此事也同他扯不上什么干系。
      
      只是擔心秦國公咽不下那口氣罷了。畢竟……昨夜跟著秦逍的那幾個世家子已經被秦國公好好的教訓了。
      
      裴言能明白里面的彎彎道道,“那……你自己也小心啊。”
      
      阮瑾垂眸,抬手在裴言腦袋上摸了摸,發絲柔軟,只是在接觸他手的時候,裴言面色微微一愣,跟著偏移腦袋,“摸我干嘛,又不是兔子。”
      
      “無事。”阮瑾放下手,心中微嘆。無意瞥見裴言宵夜殘渣,“晚上少吃點,容易積食。”
      
      “噢~”裴言雖應著,爪子可沒有絲毫松懈,見這模樣,阮瑾默默走開。
      
      隔了沒一會兒,一個年紀稍小的丫鬟端著食盒過來 。
      
      “小言姐姐?”
      
      稚嫩的聲音讓裴言立刻意識到自己現在是女子,他忙的站起身,動作優雅的過去開門。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波克棋牌 <腾讯棋牌>| <天天棋牌>| <天天棋牌>| <大神棋牌>| <99棋牌>| <天天乐棋牌>| <比特棋牌>| <天天乐棋牌>| <腾讯棋牌>| <乐乐棋牌>| <大神棋牌>| <大神棋牌>| <斗牛棋牌>| <大神棋牌>| <天天棋牌>| <天天乐棋牌>| <报价>| <99棋牌>| <军事>| <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