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不折腰

作者:也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7 章

      “醉酒?”裴言頭一回聽阮瑾還會喝酒。
      
      小廝連連頷首,“今日翰林院傅劍傅大學士做壽,阮公子和幾個同僚都在那里,小的也是承了吩咐來此。”
      
      原來如此,裴言還在想阮瑾怎么無緣無故跑那兒去呢。
      
      “行,那走吧!”裴言揚言,小廝先是一愣,“姑娘一人前去嗎?要不還是再叫兩人幫襯?”
      
      也是,裴言現在在旁人眼中就是一弱女子,裴言不甚在意擺擺手,“我一人便可,走吧。”
      
      小廝撓撓頭,“這……這靠譜嗎?”他低聲說道。
      
      等裴言到的時候,壽宴差不多都散了,他跟著小廝拐上去,酒氣直沖大腦,裴言蹙眉等在一間廂房外面。
      
      里面似乎還有交談之聲,分外嘈雜,至于說的什么壓根聽不清楚。
      
      “咔吱。”門扇打開,小廝扶著阮瑾走出來,阮瑾臉上紅緋一片,雙眸透亮,裴言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醉了?”
      
      阮瑾眨眨眼,認真的搖首。
      
      這模樣……惹得旁邊的小廝憋笑連連。
      
      “阮公子怕是醉得無法思考,有勞姑娘幫忙的。”
      
      “好說。”裴言上手扶著阮瑾的胳膊,走出酒樓,涼風舒爽,阮瑾微微駐足。
      
      “怎么?”裴言問他。
      
      阮瑾定定的看著他,“有點暈。”
      
      “暈是正常的,酒可不是個好東西,以后少喝點。”
      
      裴言對酒這個東西沒什么好感,特別是因為赤炎那家伙幾次醉酒誤他的事。
      
      阮瑾乖乖的點點頭,跟著裴言的步子一步一步往前走。
      
      “喲,阮公子這是喝醉了,還帶著個小美人,準備去哪兒一度春宵呢?”
      
      熟悉且刺耳的話從前而來,裴言乍一聽心里不舒服,抬眼看去,正是秦逍那伙人……
      
      視線與那秦逍對上,可見那秦逍眼睛閃了閃,大抵也是醉了,裴言心里嘖嘖。
      
      阮瑾蹙眉,雖然醉了,倒是聽得出對方的諷刺。
      
      “借過。”他直言道。
      
      秦逍那伙人笑開,說著什么葷話,裴言假裝聽不懂的模樣。
      
      秦逍身后跟著的一個公子哥放肆的過來一把拉住裴言,賤手一上來就掐了把裴言的臉。
      
      裴言的臉頓時黑了,那公子哥正得意的時候,腹部遭受一重擊,啪下捂著肚腹躺在地上,“你……你個賤蹄子竟敢打我。”
      
      “哼……我還踹你呢。”裴言話說著上來就是一腳,那公子哥又嗷嗚一聲,引得周遭過路百姓余光好奇。
      
      秦逍勾著笑意,“沒想到脾氣還挺烈的。”
      
      裴言被他看得毛骨悚然,下一刻就聽到秦逍說道:“就是不知道換個地方還能不能這么有力氣。”
      
      話音一落,身后跟著的公子哥紛紛圍上來,裴言目光一閃,準備施法之時,耳邊響起接二連三的叫痛聲。
      
      他朝‘罪魁禍首’看去,阮瑾默默的把幾個人打倒在地,不廢吹灰之力。
      
      接著走過來反拉著他,“回吧。”
      
      秦逍看得目瞪口呆,正準備再開口的時候,裴言實在忍不住給他下了咒法讓他閉嘴!
      
      途中,月色清冷,不知何時阮瑾已經走在前面,步伐穩當,沒有絲毫喝醉的模樣。
      
      “你什么時候清醒的?還會打人了?”裴言實在忍耐不住心里的好奇快步上前問道。
      
      阮瑾望著迷離月色,連帶著雙眸都透著幾分迷茫,“我……本來就沒醉。”
      
      信你才怪!
      
      “他們欺負你便打了。”
      
      裴言:“……”
      
      不用這么實誠的,裴言還是揚起笑容,“知道啦,快走吧,再晚些,阮太傅就該急了。”
      
      “你不急?”阮瑾看著他道,就像個執拗的孩童,非得問出個所以然來。
      
      跟個醉鬼不要計較,否則會把自己氣死。
      
      裴言干脆順著他的話說,“急,當然急,沒看到我都出來尋你了嘛。看在你幫我教訓那伙紈绔的分上,昨晚你弄暈我的事兒,就不跟你計較了。”
      
      阮瑾聽得半懂,愣在原地思慮他的話。裴言一急,上手就拖著他的胳膊,“趕緊走吧,大晚上涼嗖嗖的。”
      
      剛今日阮府,德叔就跟鬼一樣冒出來,見阮瑾一身酒氣,裴言扶著他,忙問道:“小言,公子這是……”
      
      “喝多了。”裴言耿直道。
      
      德叔捂頭,他一把歲數又不是老眼昏花,自然知道公子這是醉了。
      
      “公子是如何醉的。”
      
      “喝醉的。”裴言順著話回答。
      
      德叔臉都要氣紅了,無奈擺手,“算了算了,先將公子扶回屋去,再熬些醒酒湯讓公子喝下。”
      
      “那……德叔,你也早點歇息。”裴言說完就帶著阮瑾回屋了,德叔遠遠看著,嘆口氣兀自說道:“笨些也好,免得多生事端。”
      
      “呼!”
      
      裴言一鼓作氣把阮瑾扶到床上,拍拍手坐在旁邊歇息,“真不知道是你太重,還是我太弱。”說完又站起身去給他打水去。
      
      阮瑾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不一會兒裴言端著熱水進來,用布巾給他擦拭臉龐。
      
      一番下來裴言覺得自己跟批閱了三天三夜的卷宗一樣,累得他手指頭都不想動彈。
      
      真沒想到照顧人這么費勁兒。
      
      他搖搖腦袋,準備出門的時候,對上阮瑾亮晶晶的眼眸。
      
      “公子可還有吩咐?”
      
      “你去哪?”
      
      裴言沒好氣的說道:“給你拿醒酒湯去。”
      
      似是感受他心情不好,阮瑾乖巧的不再開口,裴言倒覺得自己成了欺負孩子的大壞蛋。
      
      錯覺,肯定是錯覺。他怎么會突然生出要上前摸摸阮瑾的想法。
      
      委屈的是他好不好,這都折騰到三更半夜了。
      
      哼!
      
      給阮瑾拿來醒酒湯,又伺候著他歇下,裴言最后躺在自己床上才終于覺得解脫。
      
       翌日
      
      天蒙蒙亮的時候,裴言便睡不著了,翻來覆去最后認命的起床,想到阮瑾昨晚宿醉,大抵也沒什么精神。
      
      看在他幫自己的份上,嗯……裴言是這么想的,出門準備打水伺候阮瑾起床。
      
      這站在井邊,裴言拎起一桶水對他而言毫不費力,只是在水桶快拎上來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鬼氣的波動。
      
      “嘩”
      
      水桶掉下去裴言沒功夫多管,忙朝著鬼氣波動的地方而去。
      
      就在阮府,他擔心何安是否安全。
      
      “咔。”
      
      門扇被人大力推開,何安正在擦拭桌面,這強烈的動靜,嚇得他手里抹布都掉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寧曄:醉酒我也是好寶寶~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七澤 20瓶;夢舞天清 2瓶;jinna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波克棋牌 <专栏>| <报价>| <九乐棋牌>| <九乐棋牌>| <大富豪棋牌>| <大富豪棋牌>| <中超>| <大富豪棋牌>| <天天乐棋牌>| <99棋牌>| <财经>| <乐乐棋牌>| <腾讯棋牌>| <综艺>| <游戏>| <波克棋牌>| <大富豪棋牌>| <99棋牌>| <天天乐棋牌>| <大神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