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不折腰

作者:也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6 章

      裴言一把將東西推過去給他,“給你的,回去屋中我思來想去,總覺得我在你這里白吃白喝白住,還胡亂用你的錢財,實在不該……”
      
      這可是大實話,裴言趕緊掏箱底的把這些東西找出來過來送給阮瑾。
      
      還未 等阮瑾開口,他便拿起那熏香道:“這個啊你只要對著人一吹,那人不管多厲害,準在三個數之內倒下。還有這個折扇……這上面的畫可是活的。還有這個毛筆……”裴言抓起毛筆在阮瑾手心寫下他的名字——裴言。
      
      “無墨也可寫。”裴言興奮著雙眼,仿佛得了天大的寶貝一樣。
      
      他現在滔滔不絕的模樣,像是一只啰嗦的小貓。
      
      阮瑾垂目盯著手心的名字,裴言只管說自己的,壓根沒去管阮瑾心里的想法。
      
      “咚咚……”
      
      敲門聲響起,裴言終于止住話語,疑惑的朝門扇看去,阮瑾回神,站起身去開門,原來是德叔。
      
      “小公子,這是百味齋送來的,說是您定的點心。”
      
      阮瑾就開了門縫,德叔壓根看不見里面是否有人。
      
      裴言聽到點心,心里更虛了……他忘了自己還以阮瑾的名義買了點心。
      
      阮瑾哪里能不知道這是誰所為,還是頷首接下,“是我買的。”
      
      德叔笑著點頭,“下次小公子若是想吃,吩咐下人去買便可。”
      
      “嗯。”
      
      阮瑾關上門背靠著,抬眼看著某個不敢看這邊的人。
      
      “你若是沒有銀錢,直接去何安那里拿便可。”他說著過來,還將點心盒子打開放在裴言跟前。
      
      裴言瞧著模樣精致的小點心,忍不住伸出爪子,一咬下口,眼睛都亮了。
      
      入口即化,回味香甜,裴言忍不住多咬幾口。
      
      “嗯……好吃。”他鼓著腮幫子說道。
      
      阮瑾沉默的幫他倒下茶水,趁機,裴言又抓起一枚糕點,趁阮瑾不備,一把將其塞進阮瑾口中。
      
      “嗯?”阮瑾猝不及防碰到裴言的手指,冰冰涼涼的。
      
      裴言喝下水,道:“嘗嘗嘛。”
      
      說完,繼續奮戰去了。
      
      一大盒點心以可見速度消失。
      
      阮瑾慢慢咀嚼口中糕點,手指拿起裴言放在一旁的熏香,看旁邊裴言吃得歡喜,哪里有當年他調戲自己那幅風流肆意的模樣……
      
      現在看,就是只貪吃的小貓。
      
      “呼。”
      
      本來是想試一試,裴言正吃得開心,突然一陣香氣飄來,他深覺意外的熟悉。
      
      忽而睜大眼朝阮瑾看去,瞬間,手上的點心掉落,全身越發無力,“你……”話還沒說完,‘啪’的一聲人倒在桌上。
      
      阮瑾放下熏香過去拍了拍裴言的后頸,“裴言?裴言……”
      
      眼前人側對自己,鴉青色的睫羽在眼下映出一道小黑影,安靜乖巧的模樣。薄唇微抿,似有不滿……
      
      阮瑾低眸無辜的看了眼那熏香,沒想到是真的。
      
      ……
      
      第二天醒來,裴言深覺神清氣爽,左右遙望,發現他在自己的屋子。
      
      意識回憶昨晚,他驀地掀開被子,咬著牙準備去找阮瑾算賬。
      
      結果一打開門,便是在門前躊躇不前的何安,裴言表情跟變戲法一樣,回歸成一副溫柔有禮的模樣。
      
      面上故作驚訝,“何大哥,你怎么在這里?”
      
      何安先是退后一步,同樣沒想到面前的屋門會突然打開。
      
      “是公子今晨吩咐我將這些銀錢交于小言姑娘。”他說著遞出來一袋沉沉的荷包。
      
      裴言接過在手上掂量,“這么多?”
      
      何安點點頭 ,“公子說,小言姑娘出門在外,有時幫他買些東西無銀錢傍身實在不便。”
      
      這話……還真是阮瑾會說出口的話 。
      
      裴言毫不客氣的收下,“那……多謝何大哥跑來一趟。”
      
      何安抿唇,目光猶豫似有話說。
      
      裴言當是察覺到,問:“何大哥可是有話要同我說?”
      
      一陣風吹過,帶起竹葉沙沙作響,裴言靠在門框,額前青絲隨之舞動。
      
      何安多看了他一樣,隨后……從袖中掏出一樣東西,面上羞澀,“昨日看小言姑娘喜歡那些釵飾,這……這是我昨夜做的,比不得那些珠釵華美……”
      
      望著他手中的木簪,上面刻畫得十分精美,樸素卻別樣精致。
      
      “何大哥你手藝真巧。”裴言發自肺腑的說道,卻沒有接過,“不過……你這是……給我?”
      
      何安熱著臉重重點頭。
      
      裴言本身還在疑惑他為何送自己木簪,腦子里突然想起昨日那紅娘的話來……莫非他以為自己是喜歡那些珠釵?
      
      而且,在人間男子贈予女子珠釵一類,貌似有不同意思。
      
      “那個何大哥……昨日我選珠釵只是想買來贈予我嫂嫂,我本人卻是不喜歡這些的。”
      
      何安本來緊張的心瞬間平下來,好似沒有反應過來,他抬眸得見裴言一臉認真不似說謊。
      
      難不成……是他誤會了?
      
      還是……他不想要這木簪。
      
      何安心里想的那些個,裴言壓根沒有多余心緒去思考。
      
      他猶豫著將木簪收回,面色已有了些不對,裴言看在眼中,貌似明白過來什么。
      
      “何大哥,你手藝這么好,這木簪承了你的心意,送給我不值當的,不如留著日后送給心上人也好。”裴言用慣常的語氣,自覺自己說得很是明白。
      
      何安到底不傻,嘴角勉強扯出笑容,“那……我先回去對賬了。”
      
      裴言關上門,回想自己言行,隨后兀自點頭,“嗯……以后還是得注意自己,莫教人誤會了去平添麻煩。”他晃了晃的手心的錢袋,悠哉悠哉。
      
      本來還想等到阮瑾回來去算賬的,可裴言趴在窗臺左等右等就是不見人。
      
      按時辰來看,阮瑾早該回來了呀。裴言推開門走出去,院子里一片漆黑。
      
      要說阮瑾不喜麻煩別人這是真話,畢竟整個院子就住了他一個人下人,平日伺候……嗯,基本上是阮瑾自己動手,裴言倒跟個二大爺一樣。
      
      他撇撇嘴,“奇怪,這么晚沒回來不像他呀。”裴言低聲嘟囔著,踩著月色出了阮府。
      
      在府外沒走幾步,就見一個小廝遠遠往這邊而來,裴言本是不在意的,那小廝卻突然喊住他。
      
      “姑娘可是阮府中人?”小廝問道,腦門上全是汗,想必是一路疾跑。
      
      “有事?”裴言打量著他。
      
      小廝道: “小的是城中望鶴樓的,阮瑾阮公子醉酒了,麻煩貴府派人來接一下。”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波克棋牌 <乐乐棋牌>| <比特棋牌>| <比特棋牌>| <波克棋牌>| <天天乐棋牌>| <中超>| <天天乐棋牌>| <中超>| <波克棋牌>| <波克棋牌>| <波克棋牌>| <波克棋牌>| <天天棋牌>| <大神棋牌>| <明星>| <爱玩棋牌>| <大富豪棋牌>| <博客>| <斗牛棋牌>| <天天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