揣著霸總孩子去種田

作者:月寂煙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責任

      鄉下房子采光不行,小小的一扇窗子還裝了磨砂玻璃,黃昏那點熹微光芒透過窗,只余一點淺淺的余韻。
      
      趙單識站在門背后,整個人隱入黑暗中,黎憑只聞其聲,完全看不見他的表情。
      
      黎憑皺起眉,“單識,別開玩笑。”
      
      盡管那天喝醉了,黎憑還是很確定,趙單識身體構造純男性,并非雙性人或其他。
      
      趙單識在黑暗中嘆了口氣,直把這口酸澀的嘆息嘆入黎憑心底。他也不多說,往前走兩步,站到黎憑身前,伸手去抓黎憑的右手。
      
      他手清瘦,手指比絕大部分人細長,抓上來帶著人體熨帖的熱度,將黎憑手腕整個抓在掌心里。
      
      黎憑下意識掙了掙,卻被趙單識更用力地抓住,直到黎憑的手碰到了他的肚皮。
      
      黎憑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
      
      手指底下的肚皮柔軟灼熱,還帶著驚人的彈性,并不像一般的脂肪那樣綿軟。
      
      黎憑將手翻了個面,掌心貼在趙單識的肚皮上。
      
      趙單識單手撩著衣服,輕輕說了一句,“兜兜,動一動。”
      
      黎憑:“什么?”
      
      他話音未落,趙單識肚皮下有什么東西忽然動起來,調皮地撞在他掌心里。
      
      黎憑:!!!
      
      他一下往后退了兩步,反應過來又一步跨回來,扶著趙單識的肩,伸手用手指輕輕碰了碰趙單識的肚皮,眼里滿載著凝重。
      
      趙單識把衣服放下,有些疲憊地拂開他的手,往前兩步坐在床沿上,“其實我剛開始不想告訴你。”
      
      “嗯?”
      
      趙單識眨了眨酸澀的眼睛,臉上無聲地笑了一下很快又縮回來,聲音恢復平穩,“我沒想到你會過來,事情瞞不住了。”
      
      黎憑走過來,坐在他身邊。
      
      趙單識繼續低低說道:“原本是我想岔了,你作為孩子的另一個父親,理應知道他的存在。”
      
      黎憑轉過臉,在黑暗中盯著他的輪廓,低聲道:“我很慶幸我現在就知道了。孩子怎么來的?能告訴我嗎?”
      
      “我是純男性,身上被放置了一枚孕囊,又不巧在那時和你發生了關系,就懷了。”
      
      “什么?”黎憑沒有聽清楚中間兩個字,“放置了什么?”
      
      “孕——囊,懷孕的孕,囊袋的囊,一種高科技產品,用于男性伴侶之間孕育的醫療材料。”趙單識道,“很抱歉,終歸是我的錯。”
      
      趙單識不想多說孩子的來歷,黎憑便沒多問,他蹲在趙單識身前,道:“這是我們兩個的問題,你別一個人攬在身上。接下來打算怎么辦?”
      
      “我有個發小在W城當醫生,我先待在這里,等孩子足月了,我去W城請發小幫忙,到時候再把孩子拿出來就行。”
      
      “拿出孩子,你要面臨的風險有多大?”
      
      趙單識:“據評估,在百分之五以內。”
      
      黎憑深吸一口氣,“抱歉,單識,我需要好好想想。”
      
      “師兄。”趙單識看著他認真說道:“雖然你是孩子的另一個父親,但這個孩子是個意外。我作為純男性,你當時和我發生關系時并沒有往懷孕方面懷疑的必要,沒有采取措施也怪不到你。我作為懷孕者,在發現懷孕的第一時間選擇將孩子生下來而不是弄掉他,在懷孕的過程中我一個人承受著,未來我還會把他拿出來并且撫養長大。”
      
      “總而言之,這個孩子將由我一人負責,你并不需要為此感到壓力。”
      
      黎憑剛從孩子的幼兒園開始想到小升初的事情,聞言啞然。
      
      趙單識道:“師兄,我想一個人養這個孩子。”
      
      黎憑問:“你一個人要怎么養?”
      
      “單身爸爸或單身媽媽多得是,他們要怎么養我就怎么養。”趙單識道,“現在孩子上戶口比以前容易,等孩子出生后,我去開個親子鑒定證明,把孩子落戶到我名下,等他夠年齡了,我再帶他去X城那邊上學。”
      
      黎憑皺著眉沒說話。
      
      兩人在黑暗中沉默,趙單識率先道歉:“師兄,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黎憑搖頭,“別說這話。”
      
      趙單識站起來往外走,打算留出時間和空間讓黎憑一人思考。
      
      趙單識走出去后,老爺子正在做晚飯。趙單識走過去幫他燒火,順便烤火。
      
      老爺子問:“你們吵架了?”
      
      “怎么可能?”趙單識搖頭,“您看我是跟人吵得起來的人么?”
      
      “那你朋友一人留在房間里干什么?”
      
      趙單識若無其事,“我們合作了一個項目,他真思考項目問題。對了,爺爺,家里還有干凈的棉被被單嗎?”
      
      “棉被還有,被單沒了。以前買的那些經不住放,都已經霉爛了。我一人在家,也沒怎么買過被單,你那床還是我特意趕集買回來的。你朋友跟你睡行不?”
      
      趙單識朝他搖頭,“我喜歡男人,要是擱一張床,我怕他不自在。”
      
      “要么我去勺子家借一床?”
      
      “算了。”趙單識長呼一口氣,“等會讓他去鎮上投宿吧,反正他開了車來,十分鐘就到鎮上了。”
      
      老爺子想想也是,“那等會問問他。”
      
      黎憑整理心情整理得挺快,趙單識將菜端去客廳時,他已經從房間里出來。
      
      看到趙單識一人端兩盤菜,他走上前來把菜接過去,低聲道:“你去歇著。”
      
      趙單識也不跟他搶,伸手錘了錘后腰,搬張椅子坐在桌子旁邊等飯吃。
      
      黎憑看他托著腮坐在燈下,眼下的青黑在白皙皮膚上越發明顯,唇色更是淺淡得幾乎發白,心里不由有些擔心,湊過來低低問:“累著了。”
      
      趙單識:“有點。等我吃完飯我早點睡一覺就沒事了。”
      
      黎憑看著他懨懨的神情,還想開口,老爺子端著最后一盤菜進來了。
      
      黎憑看了一眼,去柜子里拿碗筷,學著老爺子中午的模樣,拿開水燙了一遍。
      
      老爺子走過來,“我來我來,你是客人,怎么好讓你動手。”
      
      黎憑閃身避了一下,將碗筷放到桌上,趙單識站起來拿碗盛飯。
      
      接過趙單識手中的飯,老爺子突然想起來,轉向黎憑問道:“對了,家里沒有多余的被子,等會你是去小鎮上投宿還是跟蘊蘊湊合一晚?”
      
      黎憑望了房間的方向一眼,問趙單識:“跟你湊合一晚行嗎?”
      
      趙單識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頭。
      
      水早已經燒好了,趙單識吃完飯去洗澡,黎憑忙幫他提水。
      
      老爺子在后面笑呵呵地看著他,眉眼舒展。
      
      趙單識和黎憑躺在被窩里時九點鐘還沒到,兩人習慣了城市生活,現在還太早,兩人不大睡得著。
      
      黎憑經過幾個小時的思考,坐起來看著躺在旁邊的趙單識,沉聲道:“單識,鄉下不方便,你還是跟我回X市養胎吧。”
      
      趙單識睡意已經上來了,聽到這話他驀然清醒,雙手拉著被子拉到脖子上,他看向黎憑,“師兄,我和孩子真不是你的責任,你……你也不用把我們攬在自己身上。”
      
      興許是晚上,又在被窩里,兩人都卸下防備。
      
      黎憑溫和地看著他,聲音磁性,“我知道,但我還是想給你和孩子提供更好一些的條件。拋開孩子不說,我們之間也比一般朋友親密,你在這里過得太辛苦,城市的生活條件好一些。”
      
      趙單識突然挺惆悵,他長長的睫毛半斂著,在昏黃的燈光下仿佛被鍍上了一層光。他道:“我們比一般朋友親密,卻也不是戀人,怎么能跟你生活。算了吧。”
      
      黎憑沉默。
      
      趙單識等一會兒,輕輕道:“師兄,關一下燈。”
      
      黎憑伸出修長的手臂,摸到墻上的開關,啪一下把燈給關了。
      
      趙單識的呼吸在黑暗中慢慢變得平穩悠長,黎憑卻不大睡得著。他在黑暗中躺了很久,睡熟的趙單識翻了個身,清瘦溫暖的身子貼近黎憑,肚子更是挨在他身上。
      
      黎憑忍不住伸手碰了碰趙單識的肚子。
      
      接著黎憑的手被趙單識的肚子頂了一下,里面的孩子沒消停,連連踹了黎憑的手幾腳。
      
      趙單識不舒服,在睡夢中輕輕“啊”了一聲。黎憑忙把手收回來,不再跟孩子互動,人卻沒挪動,還是貼著趙單識躺著。
      
      黎憑睡得晚,第二天醒來時床上就他一人,摸摸隔壁的被窩,被窩已經不剩什么溫度,顯然趙單識已經起了挺久。
      
      黎憑躺在被窩里,鼻端依稀還能聞到趙單識的味道,仿佛他還躺在旁邊安睡。
      
      過了挺久,黎憑掀開被子穿好衣服走出去,老爺子已經在廚房里燒著開水正準備做早飯。
      
      炊煙裊裊,屋后的山上有鳥兒輕啼,清冽的空氣將黎憑的睡意一掃而空。
      
      黎憑活動了一下,走進廚房幫忙,“爺爺,單識呢?”
      
      “去地里澆菜去了。”老爺子拿著一個菜籃擇青菜,“估計過一會就能回來。”
      
      黎憑心底一緊,聲音不由提高了幾分,“他現在還去挑水澆菜?”
      
      老爺子狐疑地看過來,“啊?”
      
      “他在哪里澆菜?”
      
      “就在西邊的山腳下。”
      
      黎憑顧不上什么,衣角翻飛地往外走,“爺爺,我去找他!”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芯芯的地雷,謝謝竹的抓蟲,謝謝各位各位灌溉營養液的小可愛們,比心~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澳客彩票 <大神棋牌>| <天天乐棋牌>| <99棋牌>| <育儿>| <乐乐棋牌>| <腾讯棋牌>| <爱玩棋牌>| <大富豪棋牌>| <天天棋牌>| <老棋牌>| <九乐棋牌>| <乐乐棋牌>| <大富豪棋牌>| <天天乐棋牌>| <大神棋牌>| <99棋牌>| <中超>| <99棋牌>| <财经>| <天天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