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狐妖想撩我

作者:滿天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項目

      她越想越愧疚,眼淚簌簌地往下掉。盛蘭把腦袋埋在自己的大腿上,雙手握住自己的頭發,死死按著不肯放手。可以輸,可是是因為自己輸了,簡直不可…
      
      “喂,別哭了。”
      
      耳邊突然傳來一個男聲,語氣平穩甚至還帶著一點木訥,這聲音太熟悉不過了。如果在平時他說話盛蘭一字一句都會記得清清楚楚,可是現在她還是沒有抬起頭。
      
      那人蹲下來,耐心地對她解釋,“沒人會怪你,你們不是體育生,平時也本來就不在意這些東西。那位同學也沒講清楚規則,你別再哭了。”沈行有條有理的分析著,眼神清明沒有一點波動,似乎在不像在安慰人,倒像是在慢條斯理地陳述事情。
      
      一陣風刮過,盛蘭本來想睜開的眼睛又瞇了下去。她只聽見風在耳邊簌簌刮過,感覺到樹葉被吹的唰唰作響,可是她沒有看見沈行的表情。
      
      其實也沒什么好看的,他本來就沒有露出什么表情。見她不哭了,沈行就起身準備趕去操場。他早上還有跳高,馬上就要檢錄了。
      
      “等等,你,你…”盛蘭低著頭,沒睜開眼睛。剛才有沙子被吹進了她眼里,現在只感覺不舒服。被扯住衣角的沈行止住腳步,面無表情地往她那里看去。不急也不慌,平淡地等著她接著說下去。
      
      “你有…有…”盛蘭喉嚨發緊,手指也跟著顫抖。“你有項目嗎?”
      
      “有。”
      
      “那,那要加油啊!”她抬起頭瞇著眼睛對著沈行,眼睛瞇成一條線,嘴角也跟著上揚,一副為他加油鼓勁的樣子。沈行點點頭,拉開她的手,徑直走了。
      
      他剛一轉身,盛蘭的眼淚就再也裝不住地留下來。眼睛好疼,被沙子弄得生疼生疼的。剛才怎么就突然心血來潮想問他,“你有喜歡的人嗎?”
      
      還好自己忍住了,還好還好。看他這不冷不熱的態度,十有八九有喜歡的人了,自己還是別自討沒趣了…只是剛才沒能和他拍一張照片!太可惜了…
      
      在喧鬧的操場之外,有離學校廣播十萬八千里的醫務室。校醫看了看顧瑩瑩的額頭,又盯著她的臉色觀察半天,這才對一邊急得不行的周海交代,“這小姑娘沒什么事,就是低血糖又來例假,本來就不該這么折騰的。”
      
      她還想接著說下去,到念及周海畢竟是個男老師,也就沒說下去。
      
      聽到校醫這樣說,一旁皺著眉頭的人這才放下心來。他剛才抱著顧瑩瑩跑過來時,想的可都是千萬別出什么事啊。她在這讀書好好的,怎么一到自己手上來就倒了?這樣是讓自己那老媽知道了,還不得怎么懟他。
      
      當初老媽可是千叮嚀萬囑咐要他照顧好顧瑩瑩,說著情真意切。“這可是你半個妹妹,你從小看著她長大,可別出什么幺蛾子啊!”嘖嘖,真是怕什么來什么。這小家伙身體素質也太差了,看來阿姨送飯的次數還不夠多,她這營養完全跟不上。
      
      在她床邊帶了兩個多小時,看著顧瑩瑩還是蒼白得沒有血色的臉,他搖了搖頭。自己這是惹上了什么樣的家伙哦…
      
      醫務室休息區內一個躺著一個坐著,要多安靜有多安靜。只不過過了一會窗外就傳來嘰嘰喳喳的吵鬧聲,聽起來是很多人往這邊走著。周海一看表,才驚覺這都到中午了。他起身拍拍衣服,準備去買飯給床上那位病號。
      
      大概是外面動靜太大,顧瑩瑩先是嚶嚀了一聲,隨后眉頭也跟著皺了起來。看這架勢馬上要醒了,周海趕緊走過去幫她倒杯水。
      
      “咦?周海哥哥?你?我怎么了?這是哪里?”剛醒過來的顧瑩瑩還搞不清狀況,一臉迷糊地望著給她遞水的周海。這幅弄不清楚情況的迷糊樣子倒是挺可愛,和她小時候倒是挺像的。
      
      還沒等周海接著感慨完時光飛快,顧瑩瑩下一句就打斷了他的思緒,“周海哥哥!是你抱我來的嗎?對不對?!”她聰明的小腦瓜子意識到這一點后立刻運轉飛快,原本毫無血色的臉上也突然充血變得紅撲撲的。
      
      本來不想說的,可是她這個情況實在不能再拖了。所謂趁他病要他命,周海嘆了口氣,擺出一副非常嚴肅的表情,“瑩瑩,我和你說個事。”
      
      顧瑩瑩也配合坐起來,一副認真聽講的樣子。周海沒和她開玩笑,正經地解釋著,“瑩瑩,我向來只把你當做妹妹,沒有多余的情感。還希望你以后也會一直是我的妹妹,不要再有什么奇怪的想法。”
      
      他說的沒什么表情,語氣也沒什么感情起伏。可是在床/上那人卻不像他這樣鎮靜,她滿眼都是疑問,都是不相信,她想問清楚是不是迫于他們現在的關系他不得不這樣說。她想問難道從頭到尾他都只是調/戲著玩而已嗎?只有她一個人唱獨角戲嗎?現在這算什么?!
      
      顧瑩瑩瞪大眼睛,想從周海的眼神里看出什么異樣。可是那雙眼睛的確清明,沒有任何顧慮。她搖頭,強顏歡笑地對著周海說:“你是為了讓我不分心學習對不對?你其實不想這么說對不對?周海哥哥,周海哥哥,你告訴我,你心里也是喜歡我的對不對!”
      
      她聲音越來越顫抖,只覺得自己不敢看周海的眼睛了。之前說自己對他一次又一次地表白是需要勇氣的,沒有回應的話勇氣會慢慢消耗殆盡的。只是沒想到,他還真是回絕地干脆徹底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沒有看病床上的顧瑩瑩,周海轉身對著窗戶。外面是成群結隊的學生去食堂吃飯的隊伍,那樣的場景才適合顧瑩瑩。她并不能現在就被拘泥在自己這里,不能再害她一次。
      
      窗外那一張張年輕活力的面龐讓周海瞇了瞇眼,輕輕嘆了口氣。顧瑩瑩這樣機靈,本來就應該是重高的學生。可她做了什么?自愿放棄提前批名額,自愿退出選拔考試,中考時把自己弄的感冒發燒為的就是能進這個地方。為的就是什么破理由---想要去周海哥哥呆過的地方!見了鬼一樣!
      
      還好自己考的是a大,要是考上什么其他亂七八糟的野雞大學,顧瑩瑩還得跟過去?她再故技重施,那自己真是對不住她媽媽的千叮嚀萬囑咐。想起自己的老媽和顧瑩瑩的媽媽幾個月前的交代,他越發覺得這話還是越早說越好。她是個聰明人,本以為一點就通,可是怎么在這件事上倔強得像什么一樣!
      
      顧瑩瑩沒聽到想象中的回答,她的周海哥哥沒有像往常一樣在她生氣時過來哄她。她真的慌了,如果這樣,周海哥哥肯定是下了決心了。自己怎么樣才能和他處好關系?不要我沒關系,可不可以讓我呆在你身邊!這樣,我將來總會有機會!…
      
      “周……”
      
      “我去買飯給你,你先躺著,別這么逞強了。畢竟,凡事講究個度。”他留下這句話就直接走出去,連個回頭都沒有。
      
      什么叫凡事都有個度?!你現在跟我說這個?!是說你從來沒有喜歡過我對嗎?!為什么會這樣?你是個木頭嗎!但是不管她怎么想,怎么在心里罵那個只撩不娶的人,都沒有人回應她。
      
      …
      
      第一天下午有3000米跑,夜白和一群參賽的學生在檢錄處等著。這么一大群人,就他一個不是體育生,沈行在他身邊跟他講待會怎么跑,落后別慌之類的東西。他也是笑著聽著,不說話。
      
      田嵐安在一邊的草地上坐著,手里面抱著夜白的外套。她說是要跟著夜白給他送水照顧他,可是實際上兩人相聚了十萬八千里。就是昨天晚上她突然跑掉,惹得她自己現在不敢跟著夜白太近,就怕兩人尷尬。
      
      不過夜白倒沒想那么多,她還在滿操場找夜白的身影時,那家伙就突然從背后冒出來。接著就是自己兩眼一黑,被他的外套遮住了眼睛,又感覺到一雙大手在自己頭上狠狠地按了一番。再只聽見他比平時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笑聲,就沒看見人了。
      
      3000米的長跑從高一組開始,因為參賽的人少,各個年級真的比起來是用不了多少時間的。大部分學生可能會在中途直接跑出賽場不來,畢竟這不是所有人說完成就能完成的任務。
      
      田嵐安等了很久都沒看見夜白那一組開始跑,她昨天晚上又因為心里慌沒怎么睡好。這陽光暖和地一灑,她坐在操場上就開始昏昏欲睡。把雙腿弓起來,那外套放在膝蓋上,田嵐安就把頭埋在那衣服上,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大概是怕她尷尬,夜白也沒和她打照面。只不過那對她好又喜歡捉弄她的脾氣可是一點都沒改。似乎…昨天自己臨陣脫逃對他沒什么影響?也好也好,現在兩個人還是不要說破,免得到頭來更加難舍難分更是痛苦。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斷更真的會上癮。靠存稿度日。我就存稿了六萬字…啊啊啊!!!!夭壽啦!還有最近又沉迷《明星大偵探》…你們有為相遇而鼓掌嗎……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