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鹿

作者:綠野千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冤家(七)

      
      “世子,國公爺請您到偏廳一敘。”門外突然傳來通稟的聲音。
      
      按照鐘家兄弟的說法,鐘長夜閉關,他們無能的叔父拿不了主意,便找沈樓他爹來商量,想借著玄國公的名頭震懾西域封臣,好徐徐圖之。瞎熱鬧了一整天,也該是談正事的時候了。沈歧睿談正事,向來不避諱長子,便叫他一起去。
      
      沈樓來不及跟林信多解釋,只干巴巴地說了一句:“莫怕,跟著我。”
      
      既然鐘戮對林信有威脅,他便不能把林信獨自留在屋里,掛上那把剛得的小寶劍,帶著重新穿戴整齊的阿信小尾巴,跟著門外的侍衛走出去。
      
      天已經黑透了,莫歸山夜里禁燭火,侍衛手中的燈籠便是唯一的亮光。
      
      莫歸山上的房子依山而建,隨著山勢上下錯落,由許多飛檐走廊相連,甚是復雜。白日里便容易走差,何況黑燈瞎火的夜晚。
      
      沈樓還在想著林信的事,沒注意侍衛把他們領到了哪里。
      
      七拐八拐,行至一處九曲回廊,侍衛將一盞燈籠交給沈樓,“前面喚作梅園,國公爺與二老爺皆在廳中,屬下不便相隨,世子請。”
      
      說罷,那侍衛便退了幾步,立在廊柱邊,做出在這里等的姿態。前面是一道月亮門,似乎是個園子,沈樓微微蹙眉,這兩人秉燭夜談,怎會到如此偏僻之地?看了一眼身邊的小林信,對方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信正把一顆小鹿璃攥在手里,慢慢吸著靈力,忽見一只冷白的手遞到面前。這只手比記憶中的要小一圈,也沒有健康的小麥色,抬頭看看小小的沈樓,把空著的那只手遞了過去。不管怎么說,這個孩子,這一刻是真的想保護他的,哪怕是出自沈家與生俱來的仁義病。
      
      踏進園子,微弱的燭火照亮了前后三步的距離,鵝卵石鋪就的小路彎彎曲曲,上面的石子已經掉了不少。舉起燈籠,看向遠處,亭臺倒塌,荒草叢生。
      
      “這里……”沈樓一驚,抓住林信就往后退,然而已然來不及,荒草深處倏然竄出一道人影,封住了他們的退路。迅速將林信護到身后,擷來一縷燭火彈射而出,微弱的火苗與那人影在空中相撞,映出了鐘戮那張疤痕縱橫的臉。
      
      林信咬牙,還真是怕什么來什么,扔掉已經變成粉末的鹿璃,握掌為爪,正待動手,耳邊忽然傳出拔劍聲。
      
      沈樓握著那把看起來有些可笑的小寶劍,將燈籠扔到空中一腳踢開。
      
      “哎……”林信阻止不及,那邊沈樓已經沖了上去,頓時有些著急。且不說只有十二歲的沈樓是不是鐘戮的對手,就說他現在這個身體,外界可都傳說他連劍都提不動的!
      
      “嗡——”地一聲,劍柄上的鹿璃被激發,淡藍色的瑩瑩靈光瞬間充滿了劍身,沈樓穩穩地握著小劍,與鐘戮那烏黑的短劍相碰。
      
      又是一聲嗡響,鐘戮的劍也激發了鹿璃。燭火熄了,周圍一片漆黑,只看見兩道幽藍的光在空中瞬息間對了幾十招。
      
      年僅十二歲的沈樓,竟然能接住鐘戮的殺招,這讓林信很是吃驚。自己的資質已經算是極好,十二歲的時候在鐘戮手下也撐不到五招,這沈樓莫非是妖孽不成?
      
      還未待林信細看,沈樓突然御劍而來,抓著林信就跑。
      
      竟然還能御劍!之所以十五歲才開始練本命靈劍,是因為御劍需要神魂相左,十五歲之前一般很難凝練到可以御劍的程度。
      
      沈樓緊緊抱著林信,從袖中摸出一顆鹿璃捏碎,充沛的靈力席卷全身,靈劍化作一道流光向前沖去,不料這園子盡頭竟是一處山壁。轉頭欲向上,鐘戮已經追了上來。
      
      一陣暈眩襲來,沈樓甩了甩腦袋,踉蹌著落下飛劍。
      
      “那邊是道石門!”林信眼尖地發現了山壁下面的機巧。
      
      尖銳的殺氣撕開微涼的夜風,帶著雷霆萬鈞之勢,自頭頂破空而來。林信只覺得自己被狠狠推了一把,撞開石門,咕嚕嚕滾下了幾層石臺。
      
      “嘶——”手掌撐在地上,被碎石劃出了幾道口子,林信呲牙咧嘴地爬起來,立時被明亮的燭光晃花了眼。
      
      “誰?”鐘無墨那稚嫩冰冷的聲音從燭光明滅處傳來,未及反應,一道劍光便隔空而來。
      
      就地一滾,躲過那凌厲的殺招,林信來不及重新站直,就被一躍而出的鐘無墨拿劍指住了脖子。
      
      “小墨,別殺他!”鐘有玉穿著一身麻衣跑過來。
      
      這是一間鑿山而出的寬廣石室,四周掛滿了白幡,正中擺著口精致的石棺。絲絲白氣從棺材里源源不斷地冒出來,顯然里面是鎮了冰的。再看這披麻戴孝的兄弟倆,哪里還有不明白的,他們的父親,西域素國公,鐘家家主鐘長夜,竟是死了!
      
      秘不發喪,兩個兒子晚上孤零零地偷偷守靈。
      
      “他,看到了。”鐘無墨盯著林信,并沒有收起手中的劍。
      
      “他是沈大的師弟,不能殺他,殺了他這事就更兜不住了,”鐘有玉看向一臉無辜的林信,“小阿信,你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林信絲毫不在意兩個小孩子的威脅,大聲道:“鐘戮要殺沈樓,就在外面!”
      
      “什么?”鐘有玉一驚,他們的確讓鐘戮在外面守衛的,若是沈樓誤闖進來,定然會碰到。趕緊躍上臺階開門,沖天的火光帶著濃煙撲面而來,卻不見沈樓的身影。
      
      外面都是枯草荒木,一點即燃,火舌在開門的瞬間舔上了石門,把鐘有玉逼回了臺階下。
      
      竟然著火了!林信了然,這火定然是沈樓放的。鐘家再怎么樣,也不敢在這里殺沈世子,只要引來了人,沈樓就安全了。
      
      “快把門關上!”鐘有玉自然也明白這一點,大火會引來眾人,到時候父親的死訊就再也瞞不住了。
      
      這邊兄弟倆手忙腳亂地關石門,林信已經竄到了石棺上。棺中堆滿了冰磚,連帶著石棺邊緣都結了一層寒霜。冰棱之下躺著一人,素白袞服,領口綴著綿密的白虎毛,腕上扣著白虎紋嵌鹿璃金護腕,即便死了,依舊透著一股無可抵擋的睥睨之勢。
      
      只可惜,那張劍眉鷹目的俊朗面容已經坍塌,只能勉強看出是鐘長夜的臉。這死相,與魂飛魄散的趙家大少別無二致。
      
      鐘長夜,難不成也魂飛魄散了?
      
      手邊沒有鏡子,無法驗證,但林信已經基本確定了。趙大少,鐘長夜,這些原本還能活好幾年的人,在他重生的時候統統死去,死法都是魂飛魄散。
      
      而這兩個人,上一世,都被他捏碎了魂魄。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小劇場:
    信信:我還沒出手,這些人怎么就死了
    樓樓:大概是他們上輩子積的德
    信信:誰要積這種德啊!= =
    --------------
    二更~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