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炮灰上位記

作者:桃子君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1.6

      安然幾乎要落淚。
      
      戚爺看了看安然的表情,向吧臺要了一杯啤酒遞給安然,也不知道是安慰還是感嘆,戚爺望著角落里明明每次出現身邊都是一大堆保鏢,卻總是看起來孤單形影的曾陽道:“其實,他沒你想象的那么恐怖。”
      
      他是比我想象的恐怖多了好嗎?安然在心里默默道,喝下滿滿一杯啤酒,深呼一口氣,如赴死般的向那個角落里的陰影走去。
      
      “你來啦。”甜軟清脆的聲音響起,安然站在離曾陽五六步遠的地方道。
      
      曾陽隨便一瞥距離,面色更加不好,安然察顏觀色的立刻將距離縮小到一步都沒有。
      
      曾陽鄙夷的一笑:“紹家少爺也這么會審時度勢,察顏觀色?我以為都是別人看你臉色。”
      
      安然一時不知道怎么回答,曾陽瞥了他一眼道:“坐過來。”
      
      安然立刻做到他身旁,酒吧里一反常態的沒有了音樂,安靜的就好像鬼魅的深夜,安然聽到自己的心臟噗通噗通跳到了極限,再下去他感覺自己要猝死了,他趕忙問道:“我可以點一杯啤酒嗎?”
      
      曾陽無所謂的點頭。
      
      安然向服務員招手:“一杯威士忌,加冰。”
      
      “好。”服務員特別看了一眼曾陽,速度非常快的拿來一杯威士忌遞給安然,安然手觸到冰冷的杯面,一顫,杯子斜了45度,大半的水撒到曾陽腿上。
      
      “對不起對不起……”安然趕忙去擦,手無意劃過那處時,才驚得醒悟這樣做無異于挑逗,他抬頭看了看曾陽了眼睛,里面變得幽深和譏誚,那感覺就像自己是低賤的娼妓,安然直起身,對服務員道:“能拿一些紙巾過來嗎?”
      
      “好。”服務員也是嚇了一跳,匆匆跑到吧臺。
      
      安然看著服務員的背影,耳畔傳來譏誚的聲音:“你故意的。”
      
      “……”真不是故意的。安然苦笑。
      
      沉默的氣氛中,一串鈴聲打破了曖昧尷尬,曾陽掏出手機,安然看到上面閃著兩個字“雨容”,曾陽就站起來走了出去。
      
      安然確定曾陽出去了,才大口呼氣,這時他身后一只手突然拍向他的肩,安然嚇了一跳猛然回頭,看是曾玥才放松了下來。
      
      曾玥道:“嚇死我了,我剛才看到哥哥,還以為他看見我了呢。”
      
      “……”我才要被你們兄弟倆嚇死。
      
      “我剛才看到你跳舞,好好看,怎么跳的?”曾玥模仿著抖著雙腿,又甩著手:“This is the time to party,this is the time……”
      
      安然看著像極了“羊癲瘋”的舞蹈,面容抽搐,他的舞應該不是這樣的吧……
      
      安然實在看不下去又不忍心打擊,只能道:“你為什么看到自己哥哥嚇一跳?”難道曾陽還有折磨自己弟弟的怪癖?
      
      曾玥停止跳舞,小聲又哀怨的望著安然道:“我哥不讓我來這。”
      
      “哦。”原來是保護弟弟。
      
      “你別告訴我哥見到過我啊。”曾玥一瞬坐到安然身旁道,拉近距離。
      
      安然點了點頭。
      
      沉默了一會,曾玥突然別扭了起來,欲言又止,安然笑著望向了他:“你有什么話就說吧。”
      
      “呃……你一夜多少錢?”曾玥自覺難以啟齒的道,偏偏眸子里有著異乎尋常的堅定,一眨不眨的看著安然。
      
      安然怔了怔,道:“我也不知道,要不我幫你問一下?”
      
      安然在人海里尋找戚爺的身影,看到那一刻,要站起來過去問,少年又抓住他的手:“你想離開這里嗎?”
      
      安然苦笑,不是他想不想,而是根本不能。
      
      “我……我可以供你吃住,如果你需要錢,我也可以給你……”曾玥望著安然亮晶晶的眼道,“當然其他方面如果你也有需要,我都會盡可能……”
      
      “你要包養我?”安然驚訝。
      
      少年說的話明顯是包養的意思,可是當聽到這一個詞時,卻本能的搖起頭:“不是,我想你……我想你做……”
      
      安然歪著頭等著少年繼續說下去。
      
      “我想你和交往。”曾玥望著安然的眸子,突然下定決心道。
      
      安然一怔,他從不認為兩個經濟水平差距大的人,能有多幸福快樂,可是少年的心他明白,只為了他現在這一刻的真心,安然笑了,理了理少年的劉海,道:“謝謝。”
      
      “你答應了?”曾玥有一瞬的激動。
      
      安然卻搖了搖頭。
      
      “為什么?”曾玥感覺到從來沒有的失望。
      
      “……我在這里挺好的。”
      
      “……”
      
      ——
      
      從那天后,曾陽幾乎每天晚上都來,直接上二樓房間,然后戚爺告訴安然。從那次安然的引導,曾陽由一開始的陌生到后面的熟悉,到后面過人的體力儼然一代強攻修成,安然很多次都累的不想再搞,但是曾陽剛躺下來,沒有幾分鐘,又開始下面一輪的拉鋸戰,他仿佛初次嘗到甜頭,有著用不完的精力,各種方法體位輪番來。
      
      安然望著天花板嘆了一口氣,艱難的坐起身,然后在亂七八糟的傳單被褥衣服中搜尋自己的完整的衣物,好多次他明明擺明了會脫衣服,而且脫衣服也比較快,曾陽偏偏要撕他衣服,仿佛這樣比較過癮。
      
      他在頭痛的之際,戚爺出現在門口,似笑非笑的遞給他幾件新的衣物。
      
      “你不出去嗎?”安然看著還站在床邊的戚爺,雖然戚爺性取向未明,但是安然還是不習慣在別人身旁穿衣服。
      
      戚爺轉身走,像想起來一件事又回頭:“對了,下面有人找你,等了好幾個小時呢。”走時,還嘀咕了一句:“真能睡,一覺睡到下午。”
      
      安然火大,你試試?你試試被別人折磨一夜呢?
      
      安然還是盡可能的快速穿了衣服下樓,白天的會所有點冷清,戚爺指了指吧臺上的曾玥,安然走過去:“你找我?”
      
      曾玥看向安然,眸子沒有以往的熱烈:“他們說你在睡覺。”
      
      “……”
      
      “你晚上都干了什么?”曾玥語氣竟然有些質問。
      
      安然茫然了一下:“沒干什么。”
      
      “沒干什么脖子上會有吻痕?”曾玥道。
      
      安然無語:“曾玥,我沒有答應要和你交往。”
      
      曾玥突然泄氣,紅著眼,安然一瞬覺得莫名其妙,腰疼腿疼,還頭疼。
      
      “我想和你出去轉轉。”曾玥突然道。
      
      “這我做不了主。”
      
      “為什么?你不是晚上才工作嗎?”
      
      “……”
      
      “你真的愿意一直待在這?”
      
      “……”
      
      “如果你需要錢,我可以給你,為什么你……”
      
      “你哥來了。”
      
      “什么?”曾玥楞了一下,猛然回頭,看到熟悉的身影,立刻嚇的蹲下,向安然求救:“怎么辦?”
      
      安然腦袋一轉,拉著曾玥的手,指了指舞臺旁邊的通道,輕聲道:“走后門,走后門。”
      
      兩人一路躬著身子前行,可憐安然酸疼的腿,直打顫,走進通道的時候,安然終于站起身揉了揉酸疼的腿,曾玥望著一間又一間的包廂道:“這是哪里?”
      
      “客人娛樂的地方。”幾個字足以高度概括,曾玥臉色變得難看,安然拉著他向通道里面走,曾玥透過門上的玻璃看到了里面的場景,各有各樣,裸體的少年在桌上跳著粗俗不堪的舞蹈,淫|亂的笑聲和撫摸……
      
      走到后門的時候,曾玥突然拉住安然想來離開的步伐,堅定道:“你和我一起走。”
      
      有那么一瞬安然想和他一起走,可是曾玥你能保證我在你那處就是絕對的安全?在我和你哥哥之間,你能站在我這一邊嗎?在聽到我們兩家的仇恨時,你還能堅定的喜歡我嗎?
      
      安然搖頭。
      
      曾玥深深看他一眼,轉頭就走,以后再也沒有來過這個會所。
      
      曾陽疑惑的看著通道,剛才明明看見紹樂家通過這的,他身邊好像還有一個人,曾陽看向了忙碌的戚爺,戚爺不得不停下手邊的工具:“你問小樂啊?”
      
      “……”廢話!還有誰準你叫他小樂的。
      
      戚爺指向把臺的手頓了頓:“咦,剛才他還在這呢,還有一個男人。”
      
      “什么男人?”曾陽道。
      
      戚爺笑了笑,意味未明。
      
      曾陽一瞬瞇起眼,戚爺立刻道:“那個男人等了他好幾個小時,剛才兩人就坐在吧臺上說話,他最近好像都和這個男人走的挺近的,有說有笑。”
      
      “我什么時候讓他和陌生人交談。”曾陽薄怒。
      
      “……”
      
      哎呀,不能坐臺不能上臺表演,現在還不讓人說話,您老怎么不直接帶回家呢,這不是更方便看管,把他們這當清純的托兒所,不好意思,這里有多混亂就有多混亂,您老再清楚不過,養老婆呢還是不要寄存在這,小心帶了綠帽子。當然這些話,戚爺是怎么都不敢和曾陽說的,只能在心底小小抗議一下。
      
      安然轉身要回去,突然一只手從后面捂住他的嘴,奇怪的味道沖進口鼻,漸漸就失去了意識。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55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澳客彩票 <九乐棋牌>| <专栏>| <老棋牌>| <二手房>| <汽车>| <乐乐棋牌>| <比特棋牌>| <比特棋牌>| <波克棋牌>| <天气>| <股票>| <大富豪棋牌>| <99棋牌>| <大富豪棋牌>| <波克棋牌>| <大神棋牌>| <腾讯棋牌>| <英超>| <波克棋牌>| <乐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