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的创业悲剧:成也资本、败也资本

企业 略大参考 196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ofo的创业悲剧:成也资本、败也资本

ofo的命运展示了中国创业最大悲剧性——坚持到最后,却被投资者扼住要害。

在朱啸虎之后,ofo和大股东滴滴之间的斗争已经是公开的事实。滴滴要低价吃下ofo来补足自己的战略,而为了低价,它不惜多次动用自己在ofo董事会的权利。

对比美国市场,没有哪个企业风投像中国企业风投一样,带有如此强的侵略性;而从企业自身来说,也因为缺乏明确的盈利模式,才会为了获得融资而不惜把对准自己要害的匕首交给投资人,比如一票否决权。

缺钱

略大参考从ofo内部人士处获知,截至目前,这家公司给员工发放了8月工资,但部分业务关联公司员工,比如线下运营人员等,还没能拿到相应月份的劳务工资。

ofo的确缺钱。

市场上最近关于ofo资金来源的传闻有两条:一是即将完成的E2-2轮融资,一是蚂蚁金服的借款。但略大参考从接近ofo资方的人士处了解到,目前这两笔资金都没有到账,甚至可能并不存在。

就在9月5日,有媒体报道指出,ofo将完成E2-2轮融资,融资额达数亿美元,由蚂蚁金服领投,滴滴跟投。官方对此的态度是“不予置评”。

从外部信息来看,这笔融资的确存在着许多不确定性。而就在一周之后,多家媒体再次提到,ofo收到了一笔来自阿里的借款,数额接近6千万左右。不过,阿里官方很快否认了这则借款消息。

9月12日晚间,供应商起诉ofo的消息又传来:

百世物流已经将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起诉至杭州市滨江区法院,案件将于9月13日开庭。据了解,起诉缘由为“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

而早在8月31日,上海凤凰也发布诉讼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ofo赔付货款6815.11万元。

7月,《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称,有ofo智能锁通信服务商表示,由于ofo超过半年未支付智能锁通信服务费,该服务商将对其服务的300万辆单车智能锁停止服务。

看上去,ofo的确是内外交困。没有钱的ofo是危险的,而这种状况很大原因正是ofo当初拿了不该拿的钱,以及给了不该给的“一票否决”。

被资本扼住了喉咙

戴威是最能扛的那个人,但他面临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止。一些战争是源自他的投资人,先是朱啸虎,然后是滴滴。

朱啸虎对ofo曾经是又捧又打,但他唯一的目的是快速退出。他一贯如此。

2017年6月,朱啸虎作为ofo的投资人,和作为摩拜投资人的马化腾在朋友圈为了两家公司市场份额胜负吵架,看上去极为仗义,但他作为投资人的罕见强势也逐渐显示了出来,比如他曾经放言,“ofo和摩拜的战争将在90天内结束”。

这是戴威粮仓起火的开始。

战争并没有如朱啸虎所愿结束,随后,他开始表达希望二者合并的愿望。这是他的节奏,如同海湾战争一般的滴滴快的都在他的推动下合并了,ofo在他的几个计划里也是如此——打,打不赢就并。

戴威偏偏不同意,甚至和朱啸虎在公开讲话中隔空战争。朱啸虎说,以后不再投烧钱的项目。戴威说,资本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朱啸虎又怒怼,最讨厌“认为自己什么都是对的创业者”。

怼归怼,退出是朱啸虎唯一的目的。在乌镇的互联网大会上朱啸虎去凑东兴局——马化腾在那个局上,不难判断,朱啸虎是前去寻求ofo和摩拜合并的可能性。

而与此同时,就在那个时候,媒体都收到了ofo和摩拜挪用用户押金的消息,两家公司资金短缺的状况被彻底公布于众,压力空前之大。

对于ofo来说,来自朱啸虎的压力在2017年年底终于被释放——朱啸虎悄悄向阿里转让了自己持有的绝大部分股权得以退出。

才扑灭了朱啸虎引起的战火,戴威就不得不面临滴滴带来的危险。

2016年9月滴滴参与ofo融资,还承诺会向ofo提供其他支持和资源,包括可以拉上软银再来一轮总额超过15亿美元的融资,戴威当时对于滴滴一定是感恩戴德的,因此也给了滴滴一票否决权。

戴威没想到的是,他亲自给出了一把对准自己命脉的匕首。

略大参考之前报道过,在滴滴撮合之下,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和戴威就投资一事进行了面谈,孙正义还当场手写下了投资意向书。因为这笔即将入荷的15亿美元,ofo制定了新的市场策略,开始大规模投放单车进行扩张,因此欠下巨额债款。而最后,滴滴以内部反腐等理由反复劝说,导致软银迟迟不签字。

于是,ofo不得已向阿里和蚂蚁金服发起紧急借款,拿到借款后,ofo苦撑到了2018年3月。

期间,ofo曾多次联系软银,希望对方能在已经谈完的投资协议上签字,但一直无果。这让ofo不得不从3月开始重新坐在了滴滴的谈判桌上。

滴滴是有条件的:由滴滴来主导控制ofo。程维出任董事长,戴威和创始团队可以留下,戴威去做海外业务,戴威拒绝了这个条件。

这就是一场战争。到了五六月时,戴威首度同意交出ofo的控制权。签字之前,滴滴又反悔推翻了协议。原因是:在尽职调查后,滴滴认为ofo的资产质量变得太差。

局势在今年8月变得愈发紧张。在股东推动之下,滴滴又提出了完全接管ofo的新方案,但很快,又以该方案“未通过董事会批准”为由自我否定了。

就这样,在滴滴数次提出方案又撤回方案之时,ofo命悬一线。

一票否决权和资本

ofo的问题在于给出了一票否决权——给了投资人过大的权利。摩拜更是如此。

4月3日,摩拜以37亿美元的总价出售给美团,包括27亿美元的实际作价(12亿美元现金及15亿美元股权)和10亿美元的债务,实际上是低于上一轮估值的。

摩拜团队对于这个结果也是无奈的,“我相信投资机构有自己的业务判断……规则就是规则,投票就是投票,如果大家做了这个决定,希望大家不要后悔。”在投票结果出来后,摩拜合伙人王晓峰这样表示。

摩拜不得不接受这个结果。根据《第一财经日报》当时报道,在摩拜的章程中,其中一项条款是所有优先股股东的股权中超过50%,重大事项就可以生效,而最终让美团接盘的结局就是由这个条款决定的,团队意志输给了投资人意志。

摩拜团队对公司的弱控制权很明显。

首先是团队和投资人同股同权。而在一些强势的创业公司中,通常是不同股同权,比如Facebook和京东的AB股架构以及阿里的合伙人制度都是不同股同权。

其次在同股同权的情况下,摩拜创始团队股份被稀释到没有控股权。腾讯在摩拜的持股比例约占20%,按照36kr的报道,售出之前,胡玮炜在摩拜占股9个点左右,CEO王晓峰比她要少一到两个点。

正如摩拜CEO王晓峰所说:“我们之所以在不停地找投资者,是因为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希望别人给我钱,让我活下去……”

ofo创始人戴威原本对团队有着更高的控制权,在2017年投资人希望ofo和摩拜合并时,戴威使用一票否决权终止了那个方案。

但ofo的问题同样是没有明确的盈利模式,资金短缺之下,不得不为了钱在早期交出了一票否决权给滴滴。

滴滴志在必得ofo

滴滴对于ofo在战略上是亟需的,要不然不会数次提出主导方案。

第一次是摩拜和ofo在股东提议下合并时。由于摩拜大股东腾讯同时也是滴滴大股东,于是滴滴在合并方案中提出,要主导合并后的新公司,这个方案被戴威用一票否决权否定。

第二次是在今年3月之后,ofo希望滴滴能够通过软银的融资方案时,滴滴提出的条件再次是主导控制ofo,程维出任董事长。

而在二者撕破脸之前,滴滴还向ofo派驻高管,当然这些人后来被戴威踢出了公司。

滴滴和程维对于ofo以及共享的意志是非常强烈的。除了数次参与ofo融资,还与小蓝单车达成托管协议、宣布要做单车平台、自建青桔单车。

但目前能够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只有摩拜、ofo、哈罗,虽然已经手握小蓝和青桔,滴滴的单车业务也一直没有做起来。不难想象,滴滴对于ofo意愿不会小。

毕竟出行是滴滴的主业。在短距离出行的场景(3公里以内),共享单车已经大幅分流了网约车。即使是在中长距离,用户也完全可以选择地铁/公交+单车的组合方式。对滴滴来说,与其让共享单车颠覆自己,当然不如自己发展这一业务。

但滴滴不会像王兴那样花37亿美金收购摩拜,尤其在滴滴现在自身的危局下。

程维前不久发出的内部信披露,2018年上半年滴滴整体净亏损超过40亿人民币,如果能够低价吃下ofo,他自然不会拒绝这条路径,而滴滴的做法只需要一拖再拖。

滴滴在财报里披露的数据显示,出行业务对应GMV的平均Take Rate约为16%,绝大部分返还给了司机和乘客,上半年,包括司机高峰期补贴、接单和服务奖励、乘客优惠等在内的总补贴返还金额超过117亿人民币。根据这个数据,可以计算得出滴滴平均每单补贴(乘客+司机)2.43元。

反应到用户端,2块钱的补贴微乎其微,用户几乎没有感知,因而也很难有效带来用户。但在共享单车领域,只要补贴1元,就能有免费骑车的强感知。不难想象,如果能够掌控这一业务,对于滴滴来说,也相当于找到了新的用户增长途径。

ofo的命运早已写好,在他拿了一些钱的时候,而对于所有创业公司而言,命运都与拿谁的钱有关。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